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二》妒嫉與智慧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二》妒嫉與智慧

貓雖然很聰明,養過的人都知道,牠們幾可被說是“鬼計多端”;但貓的智慧畢竟與人類在廣度上有頗大的差距。如果不是站在對寵物的愛意上,人們也許不會如此細緻傳神地去描繪牠們令我們笑中嗔怒的許多舉止。 兒童也是如此,再聰明,兒童的人生畢竟還有很多因未經而未驗的體悟;所以,在教小朋友的課堂上,我思考的事總比大人的課堂上更要多得多。無論因為高估或低估所做出的指導,對孩子都是損失;在教育上,這樣的損失是應該避免的。 再說貓吧!...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一》學習性格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一》學習性格

一年年教了孩子,也實驗過當一整年的課後褓姆之後,我現在非常看重一年級升二年級的小朋友。 我相信只要親師生三方面很坦誠自然的合作,二年級的小朋友可以在兩個學期中養成好的學習習慣,並打下逐步踏實的語文能力;所謂好的習慣,當然包括生活能力與課業知識;而所謂語文能力,更包含理解力的發揮與願意記憶的心態。 高雄九月的小住校結束之後,我又回到台北,三峽工作室的課程也順利上完這學期的第一堂課。我把一整天的課程留給較小的孩子,正因為她們需要更多的陪伴與指導來建立學習性格。...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 慶生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 慶生

每當九月來臨,我會想到自己的生日,不過,因為從小家中只為長輩慶生,所以對自己要如何慶生,我沒有過一點奇思。尤其是日子被工作充實〈或說佔滿〉的時候,更不會想生日當天該怎麼安排。 教學這些年,生日總在“想到了”、在“忙到忘記了“、又在“被想起”的喜樂與忙亂中添一歲; 今年也不例外! 中秋節過後的星期日,孩子們問我:「三天一下子就過完了,可不可以晚一點再回家?」 真心說,我願意他們多留一會兒,但是,八個孩子有六個不住高雄,而回家是一趟遠路。 先是父母搭高鐵或開車趕一趟路來接,孩子回程又是另一趟遠路。...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九》「高雄小住校」的空間與生活規劃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九》「高雄小住校」的空間與生活規劃

親愛的家長: 這封信要跟您報告有關「高雄小住校」的空間與生活規劃。 經過幾個月,也遭遇很多不可思議的困難之後,位於愛河邊的工作室終於完成、並順利地在開學前讓我們跟八位小朋友渡過愉快的五天。最後一晚,當我們搭愛之船看到自己的“家”〈孩子們跟我對她的稱呼〉歷歷立於河道前,大家都很激動。這個小小的、質感有點原始、設備或許簡陋的家,卻因為是一個基地而使我們感到不同於客居旅店的心情。 與千代田一樣是兩個樓層的工作室沒有挑空,但各有出口;因此,我的規劃是二樓完全做為寢室、衛生盥洗空間與洗衣間。在二樓,我們穿室內拖鞋,不與一樓共用。...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八》台北三峽「千代田」工作室空間介紹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八》台北三峽「千代田」工作室空間介紹

親愛的家長: 這封信要向您簡介這個學期我在台北與孩子們一起工作的空間。 小女孩一日學校我們一班有十位小朋友,星期日上下午班,各有九位小朋友〈含每班一位助學小朋友〉孩子們每個月會回到工作室一次。 千代田工作室的空間分為上下兩部份,中間有一部份挑空,因此,每個人都要非常注意自己的行止,我想那才是真正的安全。 如您在照片中所見, 一樓有: 一間可以容納12人的長桌餐室與餐櫃。 一間處理點心或冷食、四周餐櫃的廚房 一間有四個爐台、上掀式業務用洗碗機、水槽、落地餐櫃的廚房 一個可以進行圓桌小組討論的起居間 兩間廁所 二樓有:...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七》 新課程報名(二) 媽媽課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七》 新課程報名(二) 媽媽課

十年前我寫了《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十年來,看到許多媽媽把孩子教得很好,我又寫了《媽媽是永遠的老師》。 父母親自教育孩子,信手捻來;因為當了父母,對自己的孩子自然就會有期待之心,而這種切切求好的心,並非身為老師就一定具備。當老師而不能深刻體會「天下父母心」,以及更客觀的想到「天下父母心,皆然」的時候,教育的外貌與內質都會變得很可悲。 父母自己當孩子老師的困難,往往在於心意雖足,各種“氣”卻衝突了。孩子能惹出多少禍,人人皆知;孩子共惱出多少氣,又讓人說不全,因為,他們惹出的氣,總因著孩子本身的幼稚良善而風吹雲散。...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五》感謝與敬告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五》感謝與敬告

爸爸生病後的一年,我從生活中得到許多教導。 雖然我曾為杜威的《民主與教育》寫了26個月的有聲專欄,也一直在教學上力行對杜威理念的體會;然而杜威「生活即教育」這五個字,對我來說永遠是深奧的。深奧的原因,是生活不只在時間中更改了條件與觀點,生活也總因環境因素而牽動改變。 謝謝這一陣子來信詢問暑假課程的信件,很抱歉未能一一回覆。 大德路的工作室,將在6月27日最後一堂課程結束後遷回「千代田工作室」。...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四》判斷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四》判斷

我經常從教育的角度上想SOP(標準作業程序)有哪些問題?有一次跟洪蘭老師在一起的時候,我提出這個疑問,老師説:因為每一個人的標準作業程序不一樣。 我聽懂了老師的理由,更在長期跟孩子們一起工作中體會到過度依賴SOP對教學的危害。 教育不能以標準作業程序為唯一的方向,這會失去孩子們判斷事物的機會。...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三》盡在不言中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三》盡在不言中

四月底去看過爸媽之後,才隔了四天,我又南下了一趟。在高雄難得大雨的午後按電鈴,那未經通知的抵達當然嚇了媽媽一大跳。 除了掛念爸爸幾天前的發燒之外,母親節不能回去的心情是很難受的。但我太疏忽,在幾個月前排課時,並沒有想到該把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空下來,只顧著每個星期從星期三忙到星期日結束,藉著一次又一次的照顧與教導、教導與檢討來完成別人眼中口裡所談論的「親子教育」的體會。...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二》眼光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二》眼光

在教學時,我對自己最深的期許是培養出孩子們對工作的「眼光」,然而,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連要大人了解有「工作眼光」才是對孩子真正有益的事,都很難。 我所說的「工作眼光」並不是指「挑選」工作,而是指一個人在面對任務時不只全心投入,還一眼看得到目標。於是這樣的孩子在工作〈也就是所謂的作業〉中得到了全然的好處:知識的獲得、技術的進步,以及精神上的滿足。...

read more

近期文章: 我的觀念

時間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