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九》感謝天贈耐心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九》感謝天贈耐心

月初在高雄上完課,整理之後準備回三峽。北返前去看爸媽時,大姐正在電話上跟媽媽聊天。我接過電話,我們姐妹倆互道近況,我也說了一些小朋友們上課的情況,跟自己教學的心情。 大姐跟我說:「妳知道嗎?妳很像爸爸,在教育上很有nature gift,很喜歡孩子。」大姐這樣說我很高興,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的教學能力是不是很好,但我知道,老天的確贈與我一種在教育上的耐心與眼光。每當我看到任何一個孩子 願意把握自己的時間 能受到知識單純的吸引〈也就是我不用耍寶、討好或炒作氣氛〉, 只要他們能展現一絲絲進步,我就一點都不覺得累。...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八》 2020暑假課程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八》 2020暑假課程

回頭看去年此時,我才頭一次覺得「快」或「慢」,並不是用來形容時間感受最好的語辭。就在我以為跟孩子們在高雄日夜相處的生活已有好長一段時間了,才同時驚覺,去年此時,高雄小住校的空間連動工都還沒開始呢! 這一年,到底算是快或慢,我都弄不清楚了,只知道馬不停蹄的做了好多事。回想去年鳳凰葉正綠,枝葉還未被修剪,松鼠踩著軟枝直探窗前。動工後,接連不斷的風雨日,我們敲打整修,頭痛著要如何在二樓安排出五間淋浴室和五間廁所;要如何重置窗戶,才可以從屋內望向河面時,盡收不同光線的粼粼波光。...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七》努力從來不會白費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七》努力從來不會白費

我用了幾年的時間認真教導小朋友,並努力說服家長,希望藉著一種最樸實的方法來連結孩子們與文字的美好關係。Eric看我對孩子的一片熱情,用王維《洛陽女兒行》中的「自憐璧玉親教舞」來形容我的行動;他知道在我難免失望或疲累的時候,需要一點相知的鼓勵。 我相信努力總不會白費的。不只是我對孩子,在父母落實於對孩子的關懷,與孩子看待自己的成長上,拂慰辛苦的花朵,的確開在領悟於心的眼神之間,或吐言落筆的文句裡。...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六》母親節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六》母親節

從我知道自己要當母親起算,今天是第34個母親節;我很高興沒有制式的蛋糕,不用外出用餐,而且近在91歲媽媽家的附近。 晚一點就要給高雄媽媽班的學員上課,這是我喜歡的慶祝方式。而幾天前的媽媽班住校課,已留下快樂的五月記憶。 四月底南下前,因為有幾本書在北京要再版,編輯請我給舊書重寫一篇新序。寫完寄出又匆匆過完十天。我在高雄上了接連幾堂的課,昨晚重看這篇序,覺得就讓它代為我自己的回顧與對天下母親的祝福。 願大家都健康、平安、滿足! 再序《用細節把日子過成詩》 華文囑我重寫一篇序文的隔天,我給媽媽班的學員上了一整天的課。...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五》指導需要勇氣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五》指導需要勇氣

我習慣早起。 五、六點之間起床盥洗後,有時讀書,有時先看孩子們上傳的作業。 清晨看功課所得的感悟與愉快,並不比讀自己想讀的書來得淺或少;原因不在內容,而在看見成長的希望;當然,除了希望之外,確認有孩子願意承接知識經驗時,傳者總願意在心思中翻箱倒篋,那是一種樂趣。 孩子們現在做功課的心態與方法,有各方面的浪費,如果不是這樣貼近的教了又教,看到可改而不改的機會;有些話根本是說不出口的。 言教不只需要教的人有心,聽的人樂意;還需要一起學習的實際經驗。少了這種相處,勇氣無處可依,往往不能建構在一種心理的健康,與令雙方都不分心的內容之上。...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四》師生之志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四》師生之志

我跟孩子們解釋「志」。 我說:有心願又有行動,才能叫「志」;有的人遠大的只是心願之望,行為從來沒有跟上自己的心向;所以,不能稱為志。 理解完「志」這個字,我們就一起讀了一則收在《孟子》中的文字,以便更具體的提醒自己,做為師生兩方,我們應該怎麼用心努力。 孩子們不只是好好讀,也都在回家前,把這段思想以文字的形式存放在心中。 孟子曰: 「羿之教人射,必志於彀;                    學者亦必志於彀。                    大匠誨人;必以規矩;                    學者亦必以規矩。」...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三》責任與信任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三》責任與信任

每個月無論高雄或三峽,課後,我想的總是「收穫」。 到底,孩子們在父母一番苦心的接送之後,課堂上他們有什麼收穫?相信這是無論哪一位老師每堂課後都需要的自我評量。 記得幾年前,跟洪蘭老師一起寫完問答書之後,書名一直未定。當我提議書名或可訂為《為了收穫的耕耘》時,老師一本寬懷,在最短的時間內回覆了贊同之意。我想,老師之所以贊同的原因,絕不只是因為她待人的心胸,更因為每次我們有機會討論到教育時,總是如此地同感於可教卻不教的浪費;因此,如果教學者耕耘時都不計成長的收穫,這樣的教育一定留難給家長、遺患給社會。 什麼可教? 又何謂浪費?...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二》跟孩子說的話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二》跟孩子說的話

在高雄第一次給孩子們上一日課程,因為彼此都陌生,我的緊張也不亞於孩子們。 那天,除了文字、廚房的實作之外,我也從孩子們的言語行動中,給了他們幾個建議。 1、根據地點決定最合適的姿勢與行動,不要隨時想扭、想跳、想唱就毫不考慮的去做。 2、不要在外告爸爸媽媽的狀。(因為有小朋友很興奮的説著:「我媽媽每天罵我都超兇的!」) 3、分辨大膽與小心的不同。 這麼多年來,跟一批批孩子們相處之後,心裡總有許多話想説,有些記在部落格裡了,有些寫在《未來兒童》的專欄《Bubu老師説》裡,每期也都録了音,但從沒有機會去問孩子們的感想。...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一》改錯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一》改錯

孩子們的話,有時候真有道理,因為他們總懂得如何用更精細的角度去挑出他人話語或實況中的錯誤。 上星期日,孩子花了四個多鐘頭烤了幾盤蛋白糖。糖涼了之後,我忍不住高興的說:「先嚐一個吧!看看妳們辛辛苦苦烤出來的糖,好不好吃!」這時,立刻有小朋友發現其中的語病,她很可愛的說 :「我們不是烤的很辛苦;是打的很辛苦!」 因為她們並非烤箱,不必為「烤」盡力。但從蛋白打發,好幾次加糖再打到絲綢狀,整型送爐是她們真正的辛苦之處;在烤與做之間分辨挑錯,是透過實際工作的精確的形容,而不是無聊。真好!...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了解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了解

送走228高雄小住校孩子們的隔天,我接到天下文化轉來北京華文編輯的信,希望我為《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和《我的工作是母親》簡體版再版各寫一篇序文。雖然我寫的很快,但心情並不草率。我之所以下筆就能寫出感受,是因為每個月無論在台北或高雄都能不斷與孩子們相處。除了那些親如家人的相處時刻之外,孩子們離去之後的回顧與下一次到來之前的準備,對我來說最重要,因為我期待自己在反省與準備中,更了解教導之於成長的意義。 我在給《媽媽書》的序文中寫了這樣的一段:...

read more

近期文章: 我的觀念

時間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