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六》夜──10月小住校第二天日記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六》夜──10月小住校第二天日記

在高雄我總是早起;或說,早起是因為沒真的睡熟。我跟家長開玩笑說:「一看到孩子們的睡衣,我就知道自己睡不著了!」 他們的睡衣真漂亮,有長洋裝,有連身迷你裙,有像去健身的短衣短褲;於是一整晚,我只要一想到他們會不會因為上衣太短而露出肚子著涼?冷氣會不會太強?關小冷氣孩子會不會太熱踢被?就輾轉反側到天明。 我跟孩子們抱怨說:「Bubu老師只有看到麒安的睡衣時不擔心。」他們就好奇的問我說:「那麒安的睡衣是什麼樣子?」我說:「就是『很睡衣』的樣子。」他們聽完我那不知所云的答案時,笑成一團了。...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五》生疏──10月小住校第一天日記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五》生疏──10月小住校第一天日記

孩子們抵達高雄的第一天是黃昏了,他們看起來每個都很緊張。 孩子的表情與行李,使我想到一個詞 ──「生疏」;理所當然的,他們的臉上顯現的是人初到一個環境大概都有的陌生,更奇妙的是,孩子臉上也顯現出人在陌生的環境中看到熟悉的人,有時無法說明的詫異生份。 為了盡快平撫我們之間都有的,異地再見的生份之感,每次報到之後,跟孩子一起做晚餐,是我所了解最實際,也最快能恢復我們相處記憶的方法。 這四天的日記與照片,既為孩子而寫,更為我自己想成為一位好老師的自省而記。 [gallery link="file" columns="4"...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四》自信一半心虛半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四》自信一半心虛半

我設計千代田工作室是2010年,有一些現在圍在我身邊的小朋友還沒有出生呢!想到自己跟這些孩子們相差了五十或五十幾年,有時數字並不喚人訝異;但每當五十年換算成「半個世紀」的描述時,往往就心驚了! 孩子對人生的經驗的不足,自古稱為“童昏”,用的是「矇」字。但自英文翻譯而來的「啟蒙」,不明卻用了「蒙」字,因為有啟發不明之後,再生萌發的意思;深厚寄望的語詞,如果不經思考,往往就少了直觀的機會,也是可惜!...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三》生生則不息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三》生生則不息

已經展現出心靈初步成熟的孩子,不只不會跟我們家的貓一樣,以破壞來索愛,他們還會在自己不自知的情況之下伸出友誼的雙手幫助同學。我很高興來家裡上課的兩個小女孩懂得大幫小〈大五個月〉,星期六、日班上的小朋友,或在高雄小住校的孩子們,也懂得尊重我的心意了,舊生幫了新生很多忙;雖然跟孩子在一起的時間,我心無旁騖,不過,如果孩子會做的工作,我也克制自己不插手,別剝奪他們生活習作的機會。 對孩子們成長,我總有貪心,我的貪心表現在兩方面: 希望他們不只如此、 希望他們能縮短造成現在如此的養成時間...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二》妒嫉與智慧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二》妒嫉與智慧

貓雖然很聰明,養過的人都知道,牠們幾可被說是“鬼計多端”;但貓的智慧畢竟與人類在廣度上有頗大的差距。如果不是站在對寵物的愛意上,人們也許不會如此細緻傳神地去描繪牠們令我們笑中嗔怒的許多舉止。 兒童也是如此,再聰明,兒童的人生畢竟還有很多因未經而未驗的體悟;所以,在教小朋友的課堂上,我思考的事總比大人的課堂上更要多得多。無論因為高估或低估所做出的指導,對孩子都是損失;在教育上,這樣的損失是應該避免的。 再說貓吧!...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一》學習性格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一》學習性格

一年年教了孩子,也實驗過當一整年的課後褓姆之後,我現在非常看重一年級升二年級的小朋友。 我相信只要親師生三方面很坦誠自然的合作,二年級的小朋友可以在兩個學期中養成好的學習習慣,並打下逐步踏實的語文能力;所謂好的習慣,當然包括生活能力與課業知識;而所謂語文能力,更包含理解力的發揮與願意記憶的心態。 高雄九月的小住校結束之後,我又回到台北,三峽工作室的課程也順利上完這學期的第一堂課。我把一整天的課程留給較小的孩子,正因為她們需要更多的陪伴與指導來建立學習性格。...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 慶生

年近六十學教學《三十》 慶生

每當九月來臨,我會想到自己的生日,不過,因為從小家中只為長輩慶生,所以對自己要如何慶生,我沒有過一點奇思。尤其是日子被工作充實〈或說佔滿〉的時候,更不會想生日當天該怎麼安排。 教學這些年,生日總在“想到了”、在“忙到忘記了“、又在“被想起”的喜樂與忙亂中添一歲; 今年也不例外! 中秋節過後的星期日,孩子們問我:「三天一下子就過完了,可不可以晚一點再回家?」 真心說,我願意他們多留一會兒,但是,八個孩子有六個不住高雄,而回家是一趟遠路。 先是父母搭高鐵或開車趕一趟路來接,孩子回程又是另一趟遠路。...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七》 新課程報名(二) 媽媽課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七》 新課程報名(二) 媽媽課

十年前我寫了《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十年來,看到許多媽媽把孩子教得很好,我又寫了《媽媽是永遠的老師》。 父母親自教育孩子,信手捻來;因為當了父母,對自己的孩子自然就會有期待之心,而這種切切求好的心,並非身為老師就一定具備。當老師而不能深刻體會「天下父母心」,以及更客觀的想到「天下父母心,皆然」的時候,教育的外貌與內質都會變得很可悲。 父母自己當孩子老師的困難,往往在於心意雖足,各種“氣”卻衝突了。孩子能惹出多少禍,人人皆知;孩子共惱出多少氣,又讓人說不全,因為,他們惹出的氣,總因著孩子本身的幼稚良善而風吹雲散。...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五》感謝與敬告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五》感謝與敬告

爸爸生病後的一年,我從生活中得到許多教導。 雖然我曾為杜威的《民主與教育》寫了26個月的有聲專欄,也一直在教學上力行對杜威理念的體會;然而杜威「生活即教育」這五個字,對我來說永遠是深奧的。深奧的原因,是生活不只在時間中更改了條件與觀點,生活也總因環境因素而牽動改變。 謝謝這一陣子來信詢問暑假課程的信件,很抱歉未能一一回覆。 大德路的工作室,將在6月27日最後一堂課程結束後遷回「千代田工作室」。...

read more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四》判斷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四》判斷

我經常從教育的角度上想SOP(標準作業程序)有哪些問題?有一次跟洪蘭老師在一起的時候,我提出這個疑問,老師説:因為每一個人的標準作業程序不一樣。 我聽懂了老師的理由,更在長期跟孩子們一起工作中體會到過度依賴SOP對教學的危害。 教育不能以標準作業程序為唯一的方向,這會失去孩子們判斷事物的機會。...

read more

近期文章: 我的觀念

時間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