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開始

2018年的第一天,我過得既忙碌、愉快,又感到非常的安慰。 一如往常,一連12個小時雖非刻意,但總是巧合地在一天工作結束時,回顧一下才發現已經站著工作了「半個天」了。 昨天從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七點半,除了午後,我們在圓桌前開了一瓶香檳,吃了一盤簡單的午餐之外,其他的分分秒秒,沒有人休息、沒有人露出一點疲倦的神情,工作室的幾個空間裡,因為必須非常專注,我們都很安靜,但在安靜與匆忙的行動、偶而為工作而有的簡單呼應之間,興奮也撐起我們所需要的體能。...

read more

在一年的終了

在時間上,「送」跟「迎」是一線的兩端,讓人想起宋朝女詞人朱淑真的 休嘆流光去,看看春欲回。 椒盤卷紅燭,柏酒溢金杯。 殘臘餘更盡,新年曉角催。 爭先何物早,唯有後園梅。   她過的年,當然跟我們現在不相同,但「送」走一年的戀戀,與「迎」來一年的希望,大概是人人都相同的心情。 今天,我一樣早起,期待著在一年的最後一天,好好把工作做完,更期待著明天太陽昇起時,繼續用心;在每一份準備中,用出新年的精神,也帶上我最真誠的祝福。 願您新的一年  心情展翅遨翔! 全家平安和諧!...

read more

想像的根據

上星期六應台東文化處的演講之邀,我是搭飛機去的,趁興跟著我而來的九個小朋友和他們的爸爸媽媽從台北出發,取道北迴鐵路接花東鐵路而來。演講結束之後,我們在台東會合,黃昏時刻,帶著好友美卿幫我們在幾處張羅的食物,21個人,開了四部租車,浩浩蕩蕩的往成功鎮去。...

read more

橘‧金橘

上星期有個小朋友隨父母來取訂餐的時候,問我們借廁所用。工作室的洗手間在最裡間,他洗完手走出來時,我從大廚房的窗口看到他,是去年因為心聿、朗朗而跟著我讀古文的定鏞。 我說:「定鏞,Bubu老師要跟你收借用費,來,接接看下一句;我才從『夕殿螢飛思悄然』收口,他立刻接著讀:『孤燈挑盡未成眠』」我高興了,跟他揮揮手,他也知道我在工作,不打攪的點頭說再見就走了。那之後,我又工作了三個鐘頭才回家,做菜的片刻,心神時時閃過跟孩子一起背詩,你一句、我一句的快樂;充滿希望的溫暖,這麼雋永!...

read more

遣詞用字

店裡有兒童便當,所以有些小朋友會自己來取餐。 有一天,接待的工作伙伴走到廚房告訴我們說,有一對姐弟,姐姐比心聿小一些,弟弟大概是幼稚園,他們每次來取餐都好有禮貌,姐姐牽著弟弟,稱語用的是「您」。我一聽,心上一陣溫暖,但廚房的另一位工作伙伴聽後感慨的說:「Bubu老師,現在的小朋友用您,會被當做『異類』」我說:「要她告訴每一個孩子,「異類」只是道不相同的人,並不是被當做「異類」的人,就是不好或不受歡迎;說真的,被不好的人歡迎,豈不悲哀?!」...

read more

讀書識字好

忙亂了好幾個月,終於有了搬家的真實感。這一次,Eric跟我決定要慢慢搬,趁機把生活雜物再做一次徹底的整理。這是我走近「初老」的願望:留住對自己有意義的東西;惜用所有留住的器物。 午餐過後,我從工作室回到家,利用晚上再進工作室前的兩個小時空檔,繼續整理堆得倒處都是的書。雖然今天清晨五點半起床後,我已整整動了10個小時,回到家,的確也有點累了,但奇妙的是,在書堆裡,永遠有一種可以忘卻身體疲倦的感覺,先是燃起心靈的熱情,進而又影響了身體。...

read more

這個星期四中午不到,我懷著既不安又興奮的心情,從三峽往八里去。不安的是,Lab的同伴們還不算完全熟悉新的工作,我沒能很安心的離開;興奮的是,這場回中學母校與所有任課的國文老師討論寫作的演講,不只地點對我有特別的意義,演講所要探討的主題,也是我深所關切的教學範圍。 回到45年前就讀的聖心女中,心裡分不清自己是57歲還是12歲,眼前彷彿看見當時那個小小少女帶著驚奇與畏怯,走入中國式的大廳,轉入桂花飄香的庭院。回過神來,一舉頭,看見了當年的教室與宿舍,又看見了當年城鄉差距所帶來的衝擊與惶然。...

read more

問與答

這個星期我收到從《一起讀書,一起做事》群組寄來的幾個問題,簡答如下: 問一: 「花鳥同名和同一種鳥卻異名的故事」,很抱歉,我對這個很陌生,我該如何找到答案? 問二: 老師您好,請問我有一個快1歲大的小小孩,現在適合讀古文學習嗎?請問有無建議從那本書開始讀起呢? 答: 杜鵑是花名也是鳥名,而「子規」跟「杜鵑」是詩詞中經常出現的名詞〈如:子規聲裡雨如煙、望帝春心託杜鵑、杜鵑啼血猿哀鳴……。因為杜鵑花與杜鵑鳥有久遠的故事,希望父母們查詢之後,藉機跟孩子討論,小一點的,就說明給他們聽。不一定要找哪一本書,親自跟孩子講講,他們最喜歡。...

read more

休將白髮唱黃雞

這幾年,雖然上過我的烹飪課或閱讀課的學員們經常提起我的生活熱情;或說工作幹勁,但大概只有在這次加入「靜靜母親Takeaway Lab」成為員工的幾位學員們,才真正了解我對工作的投入與速度。 我的速度完全來自我的投入,而前導我投入的,是我對目標的認知;這也是,為什麼當我一看到杜威解釋「專心」的時候,我的感觸這麼深。 這幾天,我心裡不停地想起蘇軾遊蘄水清泉寺寫下的一首詞,詞牌是「浣溪紗」 ,內容是: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

read more

根本與開闊

昨天是工作室即將改變成「靜靜母親Takeaway Lab」的工作說明小聚會。會後,我還是一如往常的跟大家談起孩子們的學習;我所喜歡與我所掛念的事。 總是繞著文字來說,因為,精確的溝通,文字與語言擔任更重要的工作。說著、說著,談起「秋千」。 關於秋千的歷史有幾種說法,但無論是春秋時代齊桓公北伐山戎帶回,或起於漢武帝宮中,可以確定的是,在漢朝,秋千已經是被大家喜愛的體能與娛樂的活動。 唐朝詩人王建有「秋千詞」,詞中說明當時打鞦韆大賽的美麗與氣氛: 長長絲繩紫復碧,裊裊橫枝高百尺。 少年兒女重秋千,盤巾結帶分兩邊。 …….....

read more

一起讀書、 一起做事

時間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