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某一些事情的刻意輕看,可以是一種重視;所以我主張關愛的眼睛不能不經過內心深刻的判斷就四射光照。 太多的關懷與過度的愛,會使孩子誤會了自己的可愛與可能,自願常披著怯懦和嬌賴的外衣。 我常常藉著文字跟孩子們說生活。我告訴他們,在「宀」中養一隻龍是不合適的,要在像「广」那樣,有大覆蓋的堂皇殿,龍才能自在地生活。相信那一寵一龐兩個字,高下立見。 古有明訓,得寵應思危;所以,那樣的日子其實並不好過,也因此,在直覺中的不安全感下,受寵的孩子也比較不自在。 在我的眼中,孩子就是一隻龍;不能格局小小地寵著,而應該用開闊的挑戰來教、養、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