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雄我總是早起;或說,早起是因為沒真的睡熟。我跟家長開玩笑說:「一看到孩子們的睡衣,我就知道自己睡不著了!」 他們的睡衣真漂亮,有長洋裝,有連身迷你裙,有像去健身的短衣短褲;於是一整晚,我只要一想到他們會不會因為上衣太短而露出肚子著涼?冷氣會不會太強?關小冷氣孩子會不會太熱踢被?就輾轉反側到天明。 我跟孩子們抱怨說:「Bubu老師只有看到麒安的睡衣時不擔心。」他們就好奇的問我說:「那麒安的睡衣是什麼樣子?」我說:「就是『很睡衣』的樣子。」他們聽完我那不知所云的答案時,笑成一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