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前的中午,孩子們陸續報到之後,第四年的畢業小住校便立刻開始了。 帶孩子時,我可以說是整個身心都埋入照顧和教導的工作中,無法分心,而這其中用辛苦換來的耐人回味,和可以再生希望的力量,是很難一一說明的。 昨天黃昏,孩子們帶著晚餐上了高鐵,我們在月台上和他們依依不捨地揮別。漸行漸遠的列車雖帶走這七天日夜相處的熱鬧、歡騰或責備,卻沒有帶走我心中對他們成長的懸念。 早上起床時,落地窗外依舊是鳳凰葉精神的滿眼翠綠,但床具都已清空換洗,等著迎接過幾天、下一梯孩子們的到來。 我這才想起,自己的新書前幾天上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