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是孩子,我相信成人在陳述自己喜歡或想要的原因,往往比說明不喜歡或不想要的理由來得容易一些。所以,跟孩子相處的時候,我有高度的興趣去探究他們某些「拒絕」背後真正的想法。當一個孩子問我:「我可以?」或「不可以?」的時候,他們通常不會只得到答案,而會得到下一個問題,直到我們把雙方的意願與責任都釐清為止;在孩子那一方,他們可以借回答來陳述意願,而我在指導的一方,也是借提問和聆聽回答才能善盡教導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