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生病後的一年,我從生活中得到許多教導。 雖然我曾為杜威的《民主與教育》寫了26個月的有聲專欄,也一直在教學上力行對杜威理念的體會;然而杜威「生活即教育」這五個字,對我來說永遠是深奧的。深奧的原因,是生活不只在時間中更改了條件與觀點,生活也總因環境因素而牽動改變。 謝謝這一陣子來信詢問暑假課程的信件,很抱歉未能一一回覆。 大德路的工作室,將在6月27日最後一堂課程結束後遷回「千代田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