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二》跟孩子說的話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二》跟孩子說的話

在高雄第一次給孩子們上一日課程,因為彼此都陌生,我的緊張也不亞於孩子們。 那天,除了文字、廚房的實作之外,我也從孩子們的言語行動中,給了他們幾個建議。 1、根據地點決定最合適的姿勢與行動,不要隨時想扭、想跳、想唱就毫不考慮的去做。 2、不要在外告爸爸媽媽的狀。(因為有小朋友很興奮的説著:「我媽媽每天罵我都超兇的!」) 3、分辨大膽與小心的不同。 這麼多年來,跟一批批孩子們相處之後,心裡總有許多話想説,有些記在部落格裡了,有些寫在《未來兒童》的專欄《Bubu老師説》裡,每期也都録了音,但從沒有機會去問孩子們的感想。...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一》改錯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一》改錯

孩子們的話,有時候真有道理,因為他們總懂得如何用更精細的角度去挑出他人話語或實況中的錯誤。 上星期日,孩子花了四個多鐘頭烤了幾盤蛋白糖。糖涼了之後,我忍不住高興的說:「先嚐一個吧!看看妳們辛辛苦苦烤出來的糖,好不好吃!」這時,立刻有小朋友發現其中的語病,她很可愛的說 :「我們不是烤的很辛苦;是打的很辛苦!」 因為她們並非烤箱,不必為「烤」盡力。但從蛋白打發,好幾次加糖再打到絲綢狀,整型送爐是她們真正的辛苦之處;在烤與做之間分辨挑錯,是透過實際工作的精確的形容,而不是無聊。真好!...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了解

年近六十學教學《五十》了解

送走228高雄小住校孩子們的隔天,我接到天下文化轉來北京華文編輯的信,希望我為《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和《我的工作是母親》簡體版再版各寫一篇序文。雖然我寫的很快,但心情並不草率。我之所以下筆就能寫出感受,是因為每個月無論在台北或高雄都能不斷與孩子們相處。除了那些親如家人的相處時刻之外,孩子們離去之後的回顧與下一次到來之前的準備,對我來說最重要,因為我期待自己在反省與準備中,更了解教導之於成長的意義。 我在給《媽媽書》的序文中寫了這樣的一段:...
年近六十學教學《四十九》循環

年近六十學教學《四十九》循環

元宵節的黃昏六點,孩子們就要各自回家了。分別前那幾個小時,有些孩子上頂樓去收衣物,有幾個跟我在廚房裡滾煮甜水、搓湯圓;那一幕的景象與情意,是我印象與理解中的家家戶戶;既有童時的記憶,也是自己當了媽媽的三十三年中,每次跟孩子們在一起的感受。 我不知道自己的身教夠不夠好到在教他人的孩子時能「不肅而成」,也不知道孩子在我身邊時所學會的事,算不算「不勞而能」。但一次一次帶著他們,踏出生活步伐中,我看到照顧與被照顧是愛的一體兩面,也是每一個人都同時需要的情感循環。...
年近六十學教學《四十八》三公之職

年近六十學教學《四十八》三公之職

寒假兩個梯次的小住校在二月八號順利結束了。孩子們離開前,很乖的把內務都做了基本的清理,我又停留一天整理細節,才回家。北返的路上與夜裡睡去的夢中,孩子們的身影還盤踞著我大部份的心思空間,想著他們因為武漢肺炎而延遲開學,那多出來的兩週,是否懂得好好利用?真掛心。 近六十歲的人要整天跟孩子在一起,必須倚靠對責任感完全正面的詮釋,再加上對教育美好意義的發掘,才能不覺得辛苦,不斷邁步。雖然寸步不能離開,日夜都不屬於自己,但這十天中,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只覺得孩子玩鬧的厲害時,心中掛慮得深。...
年近六十學教學《四十七》用功代表負責

年近六十學教學《四十七》用功代表負責

我並不覺得高中以下的孩子學習普通程度的知識有多辛苦。但在歡樂學習的暗示之下,孩子對於本來並不覺得的苦的事也不喜歡做了。再加上他們懂得,或更有機會以「沒有興趣」或「我知道我不行」的心理作用來逃避該學的事,以致把大量的時間都用來情緒的糾纏,而不是別無他想,迎向自己的功課〈也就眼前的責任〉;於是,孩子無知的賴皮與父母的憂心,更使得學習的花樣變新,相對更減少學習的踏實與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