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小學校8/17(五)供餐日

暑期小學校8/17(五)供餐日

暑期小學校將在24日完成八週的課程,近七週來,我無法形容自己的每一天,因為這些小朋友生活有了什麼樣的改變,這並不是每一個願意或必需親近孩子的人,都會有的感覺。過去,我雖自認為有教育的熱情,但在爸爸生病之前,我相信一定還有一些教育的重要,是我還沒能完全體會的事實。 下一個星期五,小學校的孩子們將完成這八週的課程,那個星期五,我們一整天將要以我們自己的方式舉辦我們的「考試」,好好回顧這八週來的所學所用。所以,這個星期五,是孩子們最後一次以他們的所習供餐,五點半,他們也將會把我們這幾個星期的音樂學習,做一次公開的練習。...
8減5 ── 老狗新戲

8減5 ── 老狗新戲

杜威對「民主」的定義最簡單,我曾在自己的專欄裡講到有多麼喜歡那簡單的一小段話。但我更歡喜的是,我們小小的課堂上也逐漸清晰的民主精神;大家公平合理的一起生活,有責任感的一起前進。 不只是逐漸了解民主的意義,我們也一日一日的朝向歌德所描述的理想生活景況: 每天讀一點詩(當然,不一定是狹義的詩),聽,或彈或唱一點歌,畫一點畫。 當然,也如他的建議:説合情合理的話。更實際的描述應該是,我每天都為孩子可以説出更合情合理的話而努力教導他們語言與文字。...
8減4──期中大考

8減4──期中大考

每天中午,孩子們分為三個空間,在他們自己帶來的瑜珈墊上小睡一下。開學前,我完全沒有預料到,睡午覺會成為一種儀式。每天飯後,他們總是興奮的不得了,趕著刷牙,急著抽籤知道誰是當天的室友。他們相處的很不錯,雖有特別想要在一起的朋友,但絕不彼此排斥,只忙著告知,今天抽到誰,又忙著鋪瑜珈墊。 熄燈後,麻雀一樣嘰嘰喳喳,總要等我去罵人〈或威脅〉才在燭光下靜靜睡去。開心的時間如果太久了,睡不了多久,又要叫起床了;我奇怪日復一日,那興奮的氣息始終不退。...
教孩子文字的趣味

教孩子文字的趣味

望著六十在不遠之處的我,不可能謊稱暑期小學校開學後,早上七點出頭就到工作室,晚上七點多,或更晚一點才能回家的生活,是輕鬆的。不過,「不輕鬆」並不代表「辛苦難耐」。成為所謂親子教養工作者十多年之後,我因為體會到教育最根本的問題,更相信如今的教育,一定要如民初教育家陶行之所言:要親手去做;教育絕不是名號的事,教育也不只散播觀念就好。...
8減3 ── 坦然相迎

8減3 ── 坦然相迎

如果能在「無形中」教會孩子對任何問題,與對被指派的所有任務,都坦然相迎,我想,那就是最理想的教育了;怎麼幫助孩子每一天都坦然、努力,是我做為一個課堂老師最高的自我期許。 害羞、閃躲、過早區別自己能力的強弱或興趣趨向,都是一種不專心,也是一種損失;在我看來,不專心絕對不是一種症,而是錯誤輔導的結果:包含輔導不周或過度輔導,是教育離開生活自然軌道的結果。...
8減2 ── 步上軌道

8減2 ── 步上軌道

這個星期,雖然因為颱風而停課一天,但孩子們已經更了解工作室的動線、空間器物的配置,也更清楚我不是來陪伴他們,而是急切的要傳遞與教導經驗,我不會准許他們混水摸魚的,一定要讀書、要做事;先求好,再求快。當我們學的深入時,也就玩的盡興了。 星期一,孩子們從地圖上的美洲出發,一連幾天,學了幾道墨西哥料理、語言與文化,又自己觀看、分析,並練會跳一支墨西哥草帽舞,幾天下來,他們也畫了不少圖,不再有美少女戰士或日本卡通人物出現在筆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