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七》 新課程報名(二) 媽媽課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七》 新課程報名(二) 媽媽課

十年前我寫了《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十年來,看到許多媽媽把孩子教得很好,我又寫了《媽媽是永遠的老師》。 父母親自教育孩子,信手捻來;因為當了父母,對自己的孩子自然就會有期待之心,而這種切切求好的心,並非身為老師就一定具備。當老師而不能深刻體會「天下父母心」,以及更客觀的想到「天下父母心,皆然」的時候,教育的外貌與內質都會變得很可悲。 父母自己當孩子老師的困難,往往在於心意雖足,各種“氣”卻衝突了。孩子能惹出多少禍,人人皆知;孩子共惱出多少氣,又讓人說不全,因為,他們惹出的氣,總因著孩子本身的幼稚良善而風吹雲散。...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五》感謝與敬告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五》感謝與敬告

爸爸生病後的一年,我從生活中得到許多教導。 雖然我曾為杜威的《民主與教育》寫了26個月的有聲專欄,也一直在教學上力行對杜威理念的體會;然而杜威「生活即教育」這五個字,對我來說永遠是深奧的。深奧的原因,是生活不只在時間中更改了條件與觀點,生活也總因環境因素而牽動改變。 謝謝這一陣子來信詢問暑假課程的信件,很抱歉未能一一回覆。 大德路的工作室,將在6月27日最後一堂課程結束後遷回「千代田工作室」。...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四》判斷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四》判斷

我經常從教育的角度上想SOP(標準作業程序)有哪些問題?有一次跟洪蘭老師在一起的時候,我提出這個疑問,老師説:因為每一個人的標準作業程序不一樣。 我聽懂了老師的理由,更在長期跟孩子們一起工作中體會到過度依賴SOP對教學的危害。 教育不能以標準作業程序為唯一的方向,這會失去孩子們判斷事物的機會。...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三》盡在不言中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三》盡在不言中

四月底去看過爸媽之後,才隔了四天,我又南下了一趟。在高雄難得大雨的午後按電鈴,那未經通知的抵達當然嚇了媽媽一大跳。 除了掛念爸爸幾天前的發燒之外,母親節不能回去的心情是很難受的。但我太疏忽,在幾個月前排課時,並沒有想到該把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空下來,只顧著每個星期從星期三忙到星期日結束,藉著一次又一次的照顧與教導、教導與檢討來完成別人眼中口裡所談論的「親子教育」的體會。...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二》眼光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二》眼光

在教學時,我對自己最深的期許是培養出孩子們對工作的「眼光」,然而,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連要大人了解有「工作眼光」才是對孩子真正有益的事,都很難。 我所說的「工作眼光」並不是指「挑選」工作,而是指一個人在面對任務時不只全心投入,還一眼看得到目標。於是這樣的孩子在工作〈也就是所謂的作業〉中得到了全然的好處:知識的獲得、技術的進步,以及精神上的滿足。...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一》觀察

年近六十學教學《二十一》觀察

每星期四上媽媽課的時候,我並不跟學員們一起用餐而在廚房獨自工作。 學員們總覺得過意不去,經常問我:「老師不吃飯嗎?」、「Bubu老師多少吃一點吧!」。 我不跟大家一起吃飯的原因多但單純: 一是我生性很好享受,不吃則已,要吃就得是完全無“後顧之憂”的進食,才會快樂。上課日,我有許多事要照顧,很難達到自己平常用餐的心情。 另一是,我知道自己一上桌,學員們總是招呼我,反過來照顧我,她們也很難自在輕鬆的吃,所以無論是星期四的媽媽課,或六、日小朋友的課,我都離餐廳遠遠的,只願上了大半天課後的學生們也得一點身心喘息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