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中,如果孩子們圍坐桌前、案上有紙筆,不是在聽課,討論,就是在訂正考試的題目。假如他們分散在工作室各處埋首疾書或苦思冥想,那就是在接受我的考試。

我喜歡給孩子們考試,因為「考」是學習成果的檢驗,也是身而為師應該付出的時間;對我來説,考試是老師從受教者的學習成果檢視自己教育方法與用心的絕佳途徑。

一場考者用心,受試著盡力的測驗和熱情激動的檢討,是親師之間絕佳的互動。

我考孩子喜歡用口試,題目最多講兩次,以免他們不經心聽,追字而不逐句。檢討的時候,我會要求每一個人輪流說出先前我所出的題目,這樣,就更多一次可以了解孩子們是否有記憶重點的要領和正確表達的能力。

一場試不是考完就算了,分數重不重要,也無需淪為觀點戰。交換改考卷人的程度與用心,在我眼中,也是一試(例如,沒看出錯字、沒簽上自己的名字,這都可以做為一種穏不穩重的參考而給他們建議)。

我跟孩子們說:「學會」跟「混過」是不同的兩件事,絕不要養成倉皇應付一時的習慣。不要覺得今天學的,明天就忘了是人人都如此的自然之事;更不要在面對提問時,隨口就説:忘了。因為輕率的答話會養成不想負責的態度;不想負責的心情就無法累積出實力。

這七天中,雖然生活打理的實作花用不少時間,但我們每天至少都用了幾個小時來讀書、討論。

一首王維的〈洛陽女兒行〉並不在這次我預計的教材中,但書說著說著,總難免延伸而出。我在孩子的眼中發現,沒有讀過這首詩的人是想聽這個故事的,而我說著說著,他們也覺得,背起來並不難。

不過,不懂而背的耳舌法(audio-lingual approach)我是不鼓勵,自己的教學也不採用的。我自覺講書很有耐心,也能視對象的程度做下深入與淺出的決定,所以,這首詩既講得通透了,就可以考得非常深入。

在這些天的讀與考,考了又問、又考再問的過程中。我相信許多有關考試的成見與偏見,自然地離我們而去,「學習當踏實」再一次為靈活學習做了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