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墓,踏青──關於清明假期〈二〉

今天是兒童節,我跟很久不見的小朋友們剛剛度過一個豐富愉快的午後讀書會。 用功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兩小時過完之後,再延半個時,而半個小時還是那麼不經用,只夠討論幾行詩句,挖深幾個字。 孩子們在桌前絕不是個個精神,但昨晚演講過後夜歸的我,卻從中得取了一些力量,我喜歡跟孩子一起讀書,因為不能以求知相通的世代,關係太薄弱了。 今天講解的是李白的《寄東魯二稚子》。在詩中,李白非常想念那一對不在身邊的子女,藉著兩地桃樹的轉換,李白寫下心中的悵然與思念。 吳地桑葉綠,吳蠶已三眠。 我家寄東魯,誰種龜陰田? 春事已不及,江行復茫然。...

read more

掃墓,踏青──關於清明假期〈一〉

這幾天,我心中老想著從兒童節開始那一連五天的假期,工作室的開放該怎麼安排。 這段假期的意義,對我來說不只包含了兒童節和掃墓踏青的清明節,留在我心中的想念,還有過去工作室開課時,帶著孩子們實做春捲,又同時研讀千百年前留下的詩文的情景。能親眼看到小朋友認真承接生活,那種感覺真好! 在製作春捲的那堂課上,我先教小朋友讀: 割肉奉君盡丹心,但願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終不見,強似伴君做諫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憶我之時常自省。 臣在九泉無愧色,勤政清明復清明。...

read more

菜的詩意

芙蓉花,錦葵科、木槿屬。 芙蓉蛋的意象來自花瓣鮮嫩的樣貌,它絕不是香酥的蛋餅。 王維是最有生活禪意的詩人,做芙蓉蝦的時候總讓人想起他的《辛夷塢》。 至於鹿兒島湯味噌,讓人想起了向田邦子筆下最懷念的童年。 辛夷塢                 唐‧王維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

read more

杜甫的餐桌

今天是狗年第一個供餐日,早上跟麗瓊打掃環境時,想起了杜甫。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杜甫詩裡的餐桌,無論身為主人或做為客人,總是樸素到寒酸的,但是,在他的詩裡,人透過食物感發的溫情,寫實的讓人感動,是我在文字中見過最有真情的生活。 【杜甫當主人的餐桌】 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 但見群鷗日日來  花徑不曾緣客掃 蓬門今始為君開  盤飧市遠無兼味 樽酒家貧只舊杯  肯與鄰翁相對飲 格籬呼取盡餘杯 【杜甫當客人的餐桌】 贈衛八處士 (這首詩去年一年級的朗朗和峻穎已經懂意思而且會背了)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read more

昨晚早早就抱書上床了,打算今天起床就去花市。歲末進台北市是一種負擔,希望今天進城把該做的事都完成,不用再想著年末的塞車。 在花市裡,想起了杜甫被花惱不徹的顛狂,那種輕鬆可愛,真是少見的杜甫。 我買了一大把雪柳,雪柳的旁邊,漂漂亮亮的站著一捆捆桃花,我想,那種顏色只有英國小說家Agatha Mary Clarissa...

read more

樓空人未去

計劃著要利用月初四天休息的時間把家搬完,還是沒能如願。磨了又磨,只把新家書房大致都整理上了。雖然還有一部份的書,每天還一箱、一箱的慢慢的搬,但看到鋼琴,跟大部份的書都集中在一起的感覺,真是快樂的無法形容!這就是這次搬家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在六十歲前,把生活做一次徹底的檢討、整理與計劃!...

read more

一年的開始

2018年的第一天,我過得既忙碌、愉快,又感到非常的安慰。 一如往常,一連12個小時雖非刻意,但總是巧合地在一天工作結束時,回顧一下才發現已經站著工作了「半個天」了。 昨天從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七點半,除了午後,我們在圓桌前開了一瓶香檳,吃了一盤簡單的午餐之外,其他的分分秒秒,沒有人休息、沒有人露出一點疲倦的神情,工作室的幾個空間裡,因為必須非常專注,我們都很安靜,但在安靜與匆忙的行動、偶而為工作而有的簡單呼應之間,興奮也撐起我們所需要的體能。...

read more

在一年的終了

在時間上,「送」跟「迎」是一線的兩端,讓人想起宋朝女詞人朱淑真的 休嘆流光去,看看春欲回。 椒盤卷紅燭,柏酒溢金杯。 殘臘餘更盡,新年曉角催。 爭先何物早,唯有後園梅。   她過的年,當然跟我們現在不相同,但「送」走一年的戀戀,與「迎」來一年的希望,大概是人人都相同的心情。 今天,我一樣早起,期待著在一年的最後一天,好好把工作做完,更期待著明天太陽昇起時,繼續用心;在每一份準備中,用出新年的精神,也帶上我最真誠的祝福。 願您新的一年  心情展翅遨翔! 全家平安和諧!...

read more

想像的根據

上星期六應台東文化處的演講之邀,我是搭飛機去的,趁興跟著我而來的九個小朋友和他們的爸爸媽媽從台北出發,取道北迴鐵路接花東鐵路而來。演講結束之後,我們在台東會合,黃昏時刻,帶著好友美卿幫我們在幾處張羅的食物,21個人,開了四部租車,浩浩蕩蕩的往成功鎮去。...

read more

橘‧金橘

上星期有個小朋友隨父母來取訂餐的時候,問我們借廁所用。工作室的洗手間在最裡間,他洗完手走出來時,我從大廚房的窗口看到他,是去年因為心聿、朗朗而跟著我讀古文的定鏞。 我說:「定鏞,Bubu老師要跟你收借用費,來,接接看下一句;我才從『夕殿螢飛思悄然』收口,他立刻接著讀:『孤燈挑盡未成眠』」我高興了,跟他揮揮手,他也知道我在工作,不打攪的點頭說再見就走了。那之後,我又工作了三個鐘頭才回家,做菜的片刻,心神時時閃過跟孩子一起背詩,你一句、我一句的快樂;充滿希望的溫暖,這麼雋永!...

read more

一起讀書、 一起做事

時間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