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演講,一點心願

一場演講,一點心願

每對伴侶對共同生活的方式各有想法。記得幾年前,我曾聽過一位中年男士說起他最羨慕的居家空間是,很大的一幢房子,太太住一邊,自己住另一邊,房子的中間有一個極漂亮的廚房是共同的生活區,在哪裡可以會客,夫妻可以約好共餐或各自在自己的空間煮食,這樣既有隱私,又能永遠保持友好。他說完後,我未經大腦的就回說:「那是宿舍,不是家吧!」之後,我非常懊惱自己的不禮貌,因為,跟他結婚的人不是我,只要兩個人的理想接近,又一起實踐理想,其中必然有美好的生活。...
從「奶媽」到「煮飯婆」

從「奶媽」到「煮飯婆」

幾個月前,在一場演講的休息室裡,主辦單位一位負責接待的朋友問我說:「Bubu老師,你現在還有在當『奶媽』嗎?」她的另一位同事聽出這問話中的語病,微紅著臉,輕拍了她一下說:「Bubu老師不是當『奶媽』啦,是當保母!」在大家從敏感的尷尬到意會之後的笑聲中,我想起有一次在火車上,我看過的一段跑馬燈「旅客如有需要哺乳,請撥服務電話……列車長會立刻為您服務。」我跟列車長一樣,心有餘而力不足,畢竟,奶媽需要的條件太特別。...
花

昨晚早早就抱書上床了,打算今天起床就去花市。歲末進台北市是一種負擔,希望今天進城把該做的事都完成,不用再想著年末的塞車。 在花市裡,想起了杜甫被花惱不徹的顛狂,那種輕鬆可愛,真是少見的杜甫。 我買了一大把雪柳,雪柳的旁邊,漂漂亮亮的站著一捆捆桃花,我想,那種顏色只有英國小說家Agatha Mary Clarissa...

力量

這段時間,我忙到不知道該怎麼描述才好。 工作室開著的時候,是計劃與勞動並行的工作,一啟動,就絕對少不過十個小時,但這對我在專心上的精進,與年長之後保持反應靈敏,是一個完美的環境。這份工作滿足了我對烹飪的創意與習作,也讓我得以實驗更符合現實條件的美好飲食生活觀。我跟Eric說,我相信這個實驗室,有一天終將會在精神上,從外帶食物的實驗室,完成它探求更幸福生活的實驗。 除了進廚房,每個月我也要花時間照顧《未來兒童》與《親子天下》有聲讀書會的專欄。那是我對教育的反省與關注,也是精神上美麗與寧靜的享受。...

樓空人未去

計劃著要利用月初四天休息的時間把家搬完,還是沒能如願。磨了又磨,只把新家書房大致都整理上了。雖然還有一部份的書,每天還一箱、一箱的慢慢的搬,但看到鋼琴,跟大部份的書都集中在一起的感覺,真是快樂的無法形容!這就是這次搬家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在六十歲前,把生活做一次徹底的檢討、整理與計劃!...
一年的開始

一年的開始

2018年的第一天,我過得既忙碌、愉快,又感到非常的安慰。 一如往常,一連12個小時雖非刻意,但總是巧合地在一天工作結束時,回顧一下才發現已經站著工作了「半個天」了。 昨天從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七點半,除了午後,我們在圓桌前開了一瓶香檳,吃了一盤簡單的午餐之外,其他的分分秒秒,沒有人休息、沒有人露出一點疲倦的神情,工作室的幾個空間裡,因為必須非常專注,我們都很安靜,但在安靜與匆忙的行動、偶而為工作而有的簡單呼應之間,興奮也撐起我們所需要的體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