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是母親〈三〉

準備好要北遷已經快兩個月了,但天氣一直不好,走也走不成。到後來,我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大家對我們搬家關心的詢問了。

有一天,我跟搬家公司說,中央氣象局 說星期二南北天氣都不錯,我們應該可以搬了吧?他笑著說:「唉喔!那是中央欺騙局啦,他們說的不算數。」就這樣,東西打包好了,但搬家一天拖過一天。

三天前,搬家公司突然打電話來問:「明天好像可以,搶搶看吧!」搶搶看?我都快笑不出來了,我的搬家簡直就像私奔,前一晚這樣急急被通知,心上一時也不知道該煩惱,或該高興終於走得成;總之,一早吊車就來到,當天下午四點,所有的東西已在三峽落地了。搬家公司一走,我們一家三口就開始拆箱安頓新家,直到晚上十點才停工休息。

我們的進度很不錯,三個人的手也很快都結繭了,也許是走的時候心情太匆忙,隔天一早起來,我竟然趴在餐桌上哭了起來,想著要回台南去。

哭完後,我發現我很想家的原因是因為台南家每一個窗戶外都種了綠色植物,這個家卻光禿禿。所以,前天早上我跟Pony把餐具都拆封上櫃之後,我們趕快去找一些盆栽,先簡單綠化一下窗前的景色。

我們繼續著一時做不完,但不做永遠不會自動消失的整理工作。雖然搬來只是幾天,我們已經開伙,也已經洗衣,動過所有機器,也把基本的佈置都完成。我今天也開始從永寧搭捷運去中廣,學著適應新生活。

好幾天沒有來花園,想跟大家簡單報告我很好。雖然正值新書的活動期間,但是我沒有忘記此刻母親工作的優先順序,正努力用手、用心唱著移居北部的安家之歌。

也要抱歉上週日約定好的討論沒有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