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as Love

Bitbit Cafe開始營業已整整三個星期,我們也慢慢跟自己的工作場地與工具建立起第一份情感。

每天,在供餐前我總有一個希望:但願在第一位客人到達前,所有的工作人員與我已經做好了最完美的準備;不過,誠實說來,我對自己滿意的天數實在少之又少,最多,只能說,我們已經盡力。店的運作離自己希望中的從容美景還有一大段距離。

店一開始,不管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總因為關心或對餐飲的期望而提供了許多意見,因此,我覺得有必要把自己對這個小Cafe的方向做個簡單的說明。

有些朋友看到我們的定價,直接說:「你們賣這麼便宜,不會倒嗎?」說著、說著,小朋友們似乎也真心替我擔心了起來。

切入定價點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解釋我對這個餐廳的期望。

我喜歡喝咖啡、喜歡在一個好的場地裡喝一杯不是用紙杯裝的咖啡。但是我不願意為這份小小的生活享受花費太多的金錢;六、七十元是我覺得合理、付得起的價格,所以,我用自己的心情來給飲料單定價。

餐食的部份有兩個特色,一是每兩天就更換菜色,另一是週間與週末的價位範圍不一樣。

我不想採用所謂的「促銷」法,在平日供應定價的折扣菜單。我知道平常大家工作忙、飲食的預算都簡省一些,所以設計了比較輕便的簡餐。假日通常心情比較悠閒,可以享受繁複一點的菜色,所以我的定價是依照使用的食材成本來訂定的,而不是因為假日而提高售價。

有一些朋友反應,我的餐廳很好,唯一的缺點是請客時主人會覺得錢付得太少、不夠氣派。對於這點建議,我很感謝,不過,我倒希望,未來可以有那麼一天,大家在Bitbit招待朋友時,不因它的價位不高而覺得盛情不足。我曾跟遠從台南來的 高 老師和沈昕說,我要在Bitbit好好努力,我要看看自己能不能突破餐飲商業的限制,走入飲食更人文的一面。

三個星期,體力非常、非常辛苦,但發生了許許多多的好事,並帶來了幾位好朋友。

我們的工作小團隊正在慢慢形成。部落格裡36歲的媽媽惠雅加入我們平常日的工作隊伍,她每天開車穿越雪山隧道而來尋夢,我願她的努力勤奮能促她早日獨當一面,學成離去。

惠雅來的那一天,高二的詩婷來應徵工讀生。詩婷現在是我們大家都疼愛的小妹妹,第一天的不知所措,在整個星期工作的擠壓訓練下,已成為我們的大幫手。

花園裡的另一位媽媽Yuki,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是從台中搭清早的高鐵北上。她在我進店裡工作前,已等在門口。工作一整天,yuki領得一身勞累搭九點多的車回家,回家後給我的信如下:

Dear Bubu,

高鐵台中站 到了,我差點無法起身下車。我的腿與我的腰告訴我,我的的確確從妳那兒領到我的禮物了,謝謝妳!

趕在開店前發郵件,是想提醒妳,今日採買的清單我放在微波爐上面,請不要忘了。打字至此,我的手突然生氣了,怪我此刻為什麼不是在那個充滿魅力的廚房,給那些羊小排包錫箔紙。而我的心也有小小的懊惱,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台中和三峽不是隔壁村?

Yuki

除了這幾位媽媽,我的老同學,惠蘋、月娟和我的大姑雅妙也都認養了一個月一天的廚娘工作。我的條件嚴苛,不能撐十二個小時的人,就不答應她們來「玩玩」。這些親人朋友果真個個有耐力,我很佩服她們。

我最不知道怎麼跟小錢跟乖乖及假日的Nikki說謝謝。三個星期下來,他們整整瘦了一圈,只做不吃。每晚,看到大家拖著沉重的步伐時,我很自責。我要儘快安定下來,為他們做更好的分班設想。

水仙從台南來支援我之後,已決定全家北遷。為了我,她現在暫住在我們店附近的租屋中。我們要趕快找到一個公寓,在寒假時把仔仔也一起帶來。

Food as Love,食物是愛。我們因為愛而相聚,也期待以愛來為Bitbit的朋友做出好吃的食物。那些美食不是大家評比的高檔或不高檔,而是我們條件中能做的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