涓涓不壅,終成江河

昨天晚上在電梯遇到兩位鄰居,其中一位帶著小孫女,就快兩歲的小女孩好可愛,除了愛笑還會主動跟人說再見、送飛吻。她們祖孫倆出電梯後,我忍不住跟另一位鄰居說:「好可愛!」那鄰居同意的笑中卻有一抹意味深長的表情,她點頭時嘆道:「孩子這個時候最可愛啦!再長大就……」話並沒有說完,直接搖搖頭就走出剛好開啟的門。我知道她的意思,生活中,大家都見過孩子讓我們不禁要搖頭嘆息的狀況,但是,為什麼我們不更勇敢一點來探討如何讓孩子「繼續可愛」的方法!為什麼我們不能對他們的期待日漸加深? 昨天我也覺得好累,但精神卻沒能因為身體的疲倦而一起緩慢下來。心裡覺得很難過,因為一整天看到孩子有許多問題,而這些問題都是生活小事轉化成不能再忽視的習慣了。 當一個大孩子直接踩踏上長條椅,奔跑過其他人的身後再跳下衝到廚房去時,我想到不久前重新為這些椅子上新泡棉、繃布的是一位老先生;他與我與孩子,象徵著這個社會三個世代的連結。當孩子無視於我們的心意踐踏這一切時,我覺得痛苦了,但心知肚明指責只會帶來「我不是故意的」這樣的道歉。
不再珍惜兒童的世界使他們提早社會化,他們經驗很豐富,已會適當地調整道歉的語言跟態度。我的夢想是,更多的好大人使孩子了解不要隨口說抱歉,一旦需要時,抱歉是誠懇的,並深有反省了。
我不想讓自己的課程落入現今教養的循環中:指責糾正→道歉討饒→原諒包容。所以我決定要挪出時間寫一封信給孩子們,告訴他們我的想法,希望清楚的分析能幫助孩子進行真正的反省,幫助他們,越大越值得人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