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詩與文化:kylie編秋草擺手於青石街道。

kylie寄來的詩的明信片裡出現了可愛的豬頭,我收到時,哈哈大笑了一陣子,這是一張充滿真心的祝福與詩朦朧的美感異質合併的心意,也特別吸引小孩的注意力,小Nicole拼命地說好可愛好可愛,確實,讀詩的前奏能被以好可愛的心情迎接的,我是頭一回,高雄鄉親的熱力,混合著三首選詩裡豪邁步行的氣味,高雄的鄉親哪,感恩哩!


2007.7.25 Kylie從打狗寄來的第一首詩,1865年英國領事館的明信片裡抄寫著鄭愁予的《錯誤》,這首詩是愁予的詩作中經典中的經典, 裡頭咀嚼一下還真是有英國味喔,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我神遊在福爾摩莎南端豪邁的黃昏的港都,因為歷史上多舛的殖民命運,許許多多的異國政府也帶來了異國情調,那是台灣多元化的紋身,我寧願迂腐地以為就算是一個又一個的錯誤,也留下了許多美麗 的錯誤,不論是愛情的、文化的、建築的或者是悲情的歌聲,當她們被藏進詩裡,我們得到反省也看見自己土地上擁有的開開落落,都是一條又一條可以反芻的路。


2007.7.26 Kylie寄來的第二首詩的場景,從上一張鳥勘高雄夜空中的英國領事館,在此日將這個歷史性的建築聚焦了。鄭愁予來《賦別》了。在這樣中西合築的建築裡做深夜裡的告別,真是很醉人。明信片下緣貼心地述說這個建築的歷史,如今成了一間公辦民營的飯店,那不就是天天都會上演《賦別》戲碼,詩與文化是活的東西,在生活裡,我們進去或離開,除了擺手告別,還帶走了什麼?


2007.7.2 Kylie寄來賦別後的禮物,鄭愁予的《豬事平安》??錯了,是《編秋草》。夏季過後,詩會更加茂盛,因為秋天是一整個屬於詩的季節,詩人們詠嘆豐收也感懷將來的蕭瑟,既要儲藏記憶,又忍不住拿出夏天裡歡聚的光影不斷追想…,詩人的心腸就如Kylie的是一模一樣的,快樂並痛著,低迷卻正在腦內狂歡,人類並無完全可以純化思想的一刻,腦細胞之間每秒鐘約有一萬個神經脈沖傳輸在進行,人腦分鐘所能做的事,即使一部每秒能運算四億次的超級電腦,也要一百年才能完成同樣的工作。 因此詩成了這些複雜神經元衝撞後的載體。我們是雁或是豹,詩的運動沒有閉幕式。

最後隨著Kylie豬的印章明信片而來的,是一件珍貴的大禮,Kylie請了她的毛筆老師寫了一張《浩月禪心》的墨寶送給我,我真的太感動了,也很不敢當,我也這才明瞭,文化的跨界追尋,從打狗到英國,從英國到中華文化,我們的思想隨著全球化的腳步,反省的方式都該不一樣了,從歷史裡回顧也必須感謝這些折難,最後用自己血液中的文明去和世界競賽,才是加入全球化最棒的方式,詩的語言也經常是跨界的,雖然常被不懂,但是回到自己的血液中,懂的最徹底的人還是妳自己,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