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in在彩虹裡‧在萬線中在夜未央之時。


Lin給我的友誼遠遠超過我給她的,不論是在bubu的花園還是我的草原裡,讀詩或生活時,她都隨時地關照著我,為何她寄來四張明信片,其中一張是去年歲末細心的她特別再度捎來祝福,我好驚喜,除了讀詩會那一段時間信箱裡有手寫信,現在我們的生活裡寄來的大都是信用卡、水電費、各種設計不良的廣告單…,手寫字的溫暖配合上季節的問候,我一輩子都會珍藏。謝謝妳,親愛的Lin。



2007.7.25準時收到Lin飄過來雲海,鄭愁予的《雲海居》,確實是濕潤的,當吟遊在他對群山的依戀時,大家夥要提醒自己的身體不要離山野太遠,因為在那裡得到的反省也是濕潤的。


2007.7.26 Lin繼續用雲朵迷惑我的信箱,鄭愁予《雨季的雲》裡有山裡的風箏一起,仿佛是前一日的續篇,明信片裡也是雲霧滿天,切合著詩的腳程,讀這樣的詩,都有魔幻作用,我們會很容易就體質改變片刻當神仙了。


2007.7.2 Lin從平鎮坐著和Bubu學姐同一班列車來,鄭愁予《小站之站》被驚喜佔滿囉。

雖然永保安康是一個生活中可以隨口說出的句子,但是總好像要實行在人際中傳輸困難重重,或許也是因為羞赧,所以收到Lin永保安康的禮物和一張小書籤時,我還是覺得彌足珍貴!這是媽媽級的溫暖,在上衣的口袋裡,有一顆心永遠被祝福的小卡佔滿。文字透過任何形式,尤其是詩,都比開口說話令人容易收也容易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