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illion 與黃昏來客‧在倒影奇蹟裡永駐。


Million寄來一系列的台中風光,這原本就是我期盼的,能在詩裡一起看見妳生活所見的,讓我感覺彼此那麼親近!這三個美景,我只去過東海大學 路思義教堂,那是我們那個年代浪漫的象徵,充滿著青春時期的回憶!


2007.7.23 million的第一首詩偷跑,寄來鄭愁予《黃昏的來客》,又孤獨又多情的駝鈴意象,確實地勾引著我們想要收拾包袱立即去流浪的心情,配上路思義教堂的明信片,未免太絕。


2007.7.26 million把台灣第一高峰玉山限時專送到台北,在玉山峰頂和西雅圖船塢裡的兩位《探險者》相遇了,從那麼多動人的詩中做了相同的唯一選擇,尚且還阻隔著海洋,不知道million和Judy是否也在同一個句號前,一面抄寫著一面悸動著。


2007.7.27 million 最後引著我去拜訪幽靜寶藍色的日月潭 ,搭配鄭愁予的《落帆》,詩與深潭,虛實相映,讓讀詩的我十分投入,選詩與選景,是同樣重要的美學課題,million真棒。

為什麼許多人年紀輕輕就想去流浪,我想關於這點,鄭愁予必定是有罪的。我的那一本鄭愁予全集是春青期時入睡前必需一翻再翻的左邊的情人,因為流浪時的景色那麼離奇動人、因為流浪的過程能夠遭遇不一樣的自己、因為流浪也是對愛情的另一種忠誠,所以流浪如果能有企業贊助,年輕時的我一定會義不容辭地告別高堂去流浪…。million把詩與明信片的裡外呼應,響應了我一直以來對詩的期待,就是帶入生活中,謝謝妳million還送了我一大組喜慶典藏郵票,我喜歡妳的字,質樸但是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