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Judy 的肩膀‧紡織機和葛里克達的夜。


透過這場詩的遊行,Judy 陸續攜帶著詩句與西雅圖的船屋、農場、山海間的躺椅一起飄洋過海來看我們。


2007.7.24 Judy 從夜未眠的西雅圖捎來鄭愁予的《山居的日子》,這種詩的境界,就是要妳忘記疆土國界還有身在何方。


2007.7.25 Judy 寄出第二首鄭愁予的《探險者》,除了字體工整小心的筆觸,美好的詩,三套郵票天天都很精彩。


2007.7.27 Judy 最後寄來的是鄭愁予的《卑亞南蕃社》,有家的味道,在謙卑的眼睛裡,愛的力量應當是最初也是最後想留下的。

2007讀詩會進行期間,遠在西雅圖的Judy 總是在我的深夜、她的換日線裡相遇在花園,我猜想她有可能經常是每場導讀文的第一個讀者,因著對主的虔誠,發展出來的像詩一樣純潔的愛的信仰,讓我們和 Judy沒有天涯海角難以同樂的遺憾,謝謝妳。妳寄來的手製楓葉書籤和西雅圖的磁鐵小禮物充滿雅趣,三張明信片裡我最愛那兩張海邊的躺椅,想要神遊西雅圖 靠這異國情懷就日日都能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