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他們長大

20140802-34

20140802-131

20140802-136

我的第一本書「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幾年前曾在中國出版過第一次簡體字版。那本書我把它藏起來,不敢給Pony看;因為當時沒有想過對版型要有要求,所以跟繁體字版的感覺相差太大。 

20129月,灕江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另一本書「在愛裡相遇」,他們非常慎重地接受了我對書本細節的建議,因此,今年灕江希望把媽媽書重出簡體字版時,我就很安心地把這本書交給他們去照顧了。 

這是我為舊書新出所寫的一篇序,雖是寫給簡體字版,也把感想贈給在台灣、與我一樣同為母親的朋友們! 

【序文】 

這本書第二次要在中國出版時,離她初次在台灣初版的日期已過整整七年。這七年中,我經歷兩個女兒各自步出校園、開始全面獨立生活的過程;這七年來許多真實的改變也使我體會到整個世界是如何地扭轉了教養的價值方向。而我,一個同時受惠於舊價值與新時代的中年母親,在回頭重看自己這本書時,不禁感嘆自己幸而生在五十幾年前,因為在這個時間點上,多數人還是踏實遵守著世代之間的護幼與尊長,情感的表達也比較真誠自然。 

是這份幸運使我在當母親的階段並不左顧右盼,一心只想在現實生活中盡心盡力,以孩子身體和心靈的安全舒適為自己的職責目標;也是這份幸運讓我在新手母親時就懂得要善用前輩的經驗資源,在困惑時要回想童年的感受。因此,孩子的確是過去某個階段的我,而現在的我則可以提醒他們未來的景況,這種生命的相通與其中必能相互了解的心靈管道,透過生活細節的探索不斷出現可行的道路,讓我與兩個女兒至今仍能彼此體貼,分享愉快也分擔煩憂。 

但今天,有多少父母是自願拋棄這份生命的常理,讓自己與孩子原本有的鏈結斷裂,而後望著漸行漸遠的情感興嘆時代改變了。當大家開始相信親子之間的情感是有保固期與賞味期時,我們就像解讀一份商品那樣地解讀人類本來異於其他動物、最可貴的代代守護之愛;我們也在不知不覺中,因為害怕情感過期,威權地只允許孩子像寵物一樣地被愛,而不允許他們從最自然的人際去學習愛人的能力。 

說自己的書名取得好,難避往自己臉上貼金之嫌,但是,我慶幸當時堅持要把這本書定名為:「媽媽是最初的老師」。我認為這簡單的八個字,已經把世代母親應得的榮耀與現階段母親應盡的職責都說完整了;這句話也是我對快樂的體悟,循這條路走去的母親,必然感到踏實。 

一千多年前,韓愈在「師說」中把「師」解釋為「傳道、授業、解惑者」對於一個孩子來說,當他與這個大千世界見面之後,必然是驚恐與好奇相伴的,有關生活中的一切存活之方、事物之理與疑惑困頓,如果不求助於身旁的母親,又能仰賴於誰呢?我的母親今年已經八十五歲了,只因她的確是我幼年最信賴的生活導師,至今就仍是我感到困惑時總會第一個想到的求教者。 

我希望這本書再次於中國出版時,有更多讀者願意拋開自覺無法做到「理想母親」的擔憂或自責,只在實際生活與現實處境中,努力做到一個老師應該有的關懷、陪伴、期待與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