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參與

20140706_s-4

星期日的演講再意猶未盡,過了五點多還是不得不結束。送郝先生往他的車走去時,我們聊了一下。上車前,他拍了自己的頭說:「那個體制內、體制外的問題,我覺得自己答得有些虛,終究要回到考試的問題上,妳怎麼看呢?」這麼大的問題無法簡短地答,我只笑著跟他說:「那下次再來,把它談實!」 

我很感謝所有幫助這場演講各項安排的朋友們,他們知道我上課要上到一點半,自願對我伸出援手。彼此聯絡之後,把各種細節都照顧得如此之好。而我們可敬的小聽眾們,在3個小時中所顯現的秩序與定力,讓我們能對未來充滿希望。 

報名時的人數太接近座位數,所以當建維問我大塊的網路要不要也貼出訊息時,我猶豫著不知該怎麼決定才好。我不想用一般辦活動的習慣,抓個經驗中的成數,因為,我對誠信還是懷抱很大的希望。演講前兩天,再發一次提醒信件,取消與新報名的人數加減之後,我跟建維說,他們那邊還是不要貼出訊息,因為有費用分擔的問題,來了如果沒有座位對聽眾不好意思。結果,實到的人數與報名人數相差近100人。 

星期一,我埋頭趕往幾處,補著前幾日未做完的工作,回家看到信箱中采秋的來信。信未讀完,眼淚就忍不住掉了下來,感覺到每一滴都是熱的,心裡有複雜的歡慰與難過。 

信中的一段說: 

因為負責收費,所以知道昨天的收入加上前次留下的基金,應不夠支付昨天的場地租金,我知道,多了,您一定告知並留存當下次活動的基金;少了,卻一定默默的從口袋裡拿出錢貼補,也知道您並不會因著少數人的表現,絲毫減損、動搖您所堅信的價值與付出,我想,說不定現在在您腦海裡又不知浮出多少可為我們做的事情呢!但這部份實在不該再讓您們支付的,所以,今天我匯了5000元到帳戶,這是最廉價(便宜行事)的貢獻,請您成全收下吧!

我給采秋回了信,告訴她: 

我知道不能退回妳那五千塊,但我會把妳的真情、心意與實際的貢獻轉給大家,我們仍擁有一份基金,為了更好的民主與教育。

親愛的朋友,謝謝昨天你們的到來,無論以協助者或聽講者的身份參與,對這場演講的意義都極為深重。 

我認為杜威這本書中所談的教育實在對每一個人都能產生極重要的影響,因此有了這場自辦的演講。如果您錯過了這場演講,也請您無論如何不要錯過這本書。讀這本書要先找出觀念,才能從自己的生活條件中找到有用的方法,而且,一定能找到的;因為這本書關懷的不是某一種階層的人,而是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