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日

771047537_m
今天是Pony的開學日,但是早上五點,她就坐在樟宜機場等清晨從紐約飛抵新加坡 的姐姐。

Abby回來前在電話中跟我說:「媽媽,我都忘了Pony已經十七歲了,現在我行李箱裡有一堆買給她的糖果,Pony一定很開心!」那個被稱為「做事像大人,看起來像孩子」的Pony,是姐姐的密友,有時候更是姐姐的軍師,但是在我們心靈的某個角落,她似乎永遠都是個小小孩。每個家人到異地,總會想到寵愛的她,所以行李箱中的禮物常常像是給五歲的小朋友。

今天的pony真是太開心了,姐姐回來了,學校開學了,她終於成為十二年級生。在SAS,Senior走在路上就是有一種特別的氣息,他們是每年學校的焦點。功課與活動都非常沉重,但是這種緊張氣氛也使得Senior因此而穩重成熟。

開學前兩天,Pony在電腦前打著一份詩的整理,應該是為新學期文學AP做的準備。我站在她身後問道:「開學的事都準備好了嗎?」她說:「都準備好了,不過,沒有太多的事。」我又抱著她的頭說:「除了一顆要迎接新知識的心之外,應該沒有太多要準備的吧?」她笑著回應我說:「就這麼多而已!」

我想起三年前的這一天,也是這樣的開學日,我給Abby寫的一封信。三年後重讀,更覺得母親的工作雖然因為經驗重複而熟悉,但面對每一個孩子的時候,母親的心情卻永遠是新鮮的。

今天,要為Pony加油!這是她在高中最後的四個月。十二月她即將提前畢業,我們也要帶著她展開新計劃與新生活。期待在高中最後的一個學期,知識與藝術的啟發都能讓Pony成長、充實、愉快!

 

新加坡 小鮭魚日記﹝二十一﹞給Abby的一封信  (2004.08.16)

 

Dear Abby

    明天就要開學了,妳大概會睡不著,既緊張又興奮,對不對?算一算離十二月一號只有四個月不到的時間,這四個月卻是十二年級最重要的時刻。媽媽要提醒妳,不要急、不要貪多,為自己預留多一些的時間來重校那些暑假中寫成的文章。

媽媽很抱歉,在這個暑假沒有花時間來看妳所寫好的草稿,但是斷斷續續聽妳說起的內容,卻常常在工作的間歇中自然地湧上我的思緒。

或許潛意識中,我是故意不去看妳的草稿。我怕自己給妳太多意見,但是我又清楚這些要寄給大學的散文,最重要的是真誠地呈現妳自己的所思所感。我希望自己不要做妳的第一個校稿者,請妳的同學們看或許會更客觀些。不過對於文章的事和這個學期的整個大方向,媽媽還是有些建議。

妳在寫給大學的散文時要放輕鬆,不要預設他們會「喜歡」怎樣的內容或哪一種典型。妳所要申請的學校歷史都很悠久,他們要的學生特質絕對不是可以刻意去迎合的。仔細思考題目的意義,做妳自己最誠懇的表達,這樣就夠了。永遠記得,文章之所以能感動人,不是文字的優美而是情感與觀點的真實。

去年我看一些朋友的孩子們寫散文,最大的問題是太晚準備,所以越逼進截止日期就越是寫不出來。另外,患得患失也讓他們的寫作變得窒礙難行;網路上的消息看太多、前人的經驗聽太多,讓他們誤以為每個大學似乎有個標準範本似的。媽媽希望妳不要這樣想,大學需要透過文章來認識陌生的妳,所以,就讓自己像自己吧!
  

另外,媽媽想跟妳談一個關於獲得「自由」的想法。最近妳常常會叮嚀我們:「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想去耶魯!」或者妳會說:「如果我沒有上耶魯,暑假我就不回台灣了,我要躲在新加坡 的家裡痛哭!」妳一邊笑一邊說。Abby,知道同一個時候媽媽心裡想的是什麼嗎?──我哪能由得妳在家裡痛哭,無論如何妳得陪我們全家去一趟日本。為了妳,我們已經取消好幾次的家庭旅行了。

不管妳上了哪些學校,媽媽都非常佩服妳。只是,如果有人問起我的時候,我不要幫妳隱瞞妳的第一志願。因為我不喜歡在生活裡編織這種不必要的藉口,我但願我們都有一種真正的自由。

我記得上學期去看輔導老師的時候,她說以妳目前的成績,上康乃爾、杜克、西北都不讓人訝異。但是像耶魯、芝大這樣的學校,他們就不敢確定地說,誰一定上得了、誰又一定上不去。

媽媽覺得,妳在自己的條件裡已經做了最盡力的準備,妳挑戰的是多數亞洲人避而遠之的文科,語言學是妳唯一的志願,我們也為妳的選擇感到興奮。如果妳上了耶魯,那當然很不容易,但是如果妳沒有上,我們也不要為了維護妳或全家的面子而刻意隱瞞,甚至去編些毫無意義的藉口。

我們都知道競爭非常激烈,但是總要為被錄取的人喝采,並為自己曾跟他們同赴競爭而感到榮耀。

 Abby,人生中總要有第一志願,這麼美好的事是不用怕任何人知道的,因為那是努力的標竿而不是成敗的定論。現在妳的努力為大學四年做準備,大學四年妳為下一個學程或工作做準備,不虛度每一個學程才是我們送妳受教育最大的目的。

妳可知道媽媽從妳身上得到多少鼓勵?我喜歡妳的堅毅,我想跟妳學習,希望妳也跟媽媽學生活中的自由之道。

媽媽的筆記裡有一段很棒的話,送給妳做為開學的禮物,加油!

人生最了不起的事,不是你站在什麼地方,而是你朝什麼方向走。駛向天堂,有時順風有時逆風──但是我們必須不斷地航行,不可漂流也不可停泊。
 
                                                   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