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酥

星期假日該有的停頓,通常與我的生活無關,但形體的匆忙也不一定代表心裡沒有足夠的閒適;昨天,就是一個很好的星期假日。
我早上六點半起床,在床上看了一個小時的書之後,與家人共進早餐。八點半,Abby開始她一整天的工作,我們約定好下午七點半一起晚餐。早上九點,我與小米粉在工作室碰面,馬上開始工作。進度雖然不錯,但我比平常緊張,到12點不得不離開時,因為對工作的掛心,走的有點倉皇。回家快速沖個澡,換個衣服,1點21分,我帶著午餐上高鐵。上車時,三峽與桃園的天都是陰的,但1:58分到台中時,陽光非常溫暖。

我在車上吃了午餐、喝了1/3杯的茶和一杯優格,還看了一點書,想了一些事,窗外漸走漸暖的景色與天氣,讓人很開心。2點50分,我在新書分享前順利到達公益路的誠品書局;謝謝大家,我應該要比你們早到才對的。 接下來是很溫暖知心的一個半小時,我已經無法以記不記得面容來分辨彼此之間的熟悉或陌生,那是另一種溫度,就像車至台中時看到陽光,可以脫掉厚外套的感覺。 5點10分,我跟金燕、小可一起抵達烏日站,我們下計程車時用跑的去趕車。小可說:「我發現Bubu跑起來也很快!」因為我總是在趕,對於奔跑,其實是頗有經驗的。六點出頭,Eric在桃園接我,我已完成一趟生活中偷閒的小旅行;回程的車中,我就不客氣地喝了一杯茶。 回家前繞去頂好買了兩樣青菜,Abby還沒從工作室下課。我快速洗、煮青菜,拿出昨天準備好的主菜擺餐桌。吃晚餐時,想起上一餐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其實只是幾個小時前的事情而已,但幾個小時卻可以發生許多事、添加很多情感。 晚餐後,Abby在收拾餐桌廚房,但我沒能幫她,我得趕快動手去把答應交出的工作完成。離開餐桌前,我望著忻容姐弟送的鳳梨酥跟家人宣告,等我寫完,就來吃一塊當犒賞;一說完,走向書桌的腳步頓時輕快了起來。
周末的一天,就在我把工作做完、吃完鳳梨酥、回到臥室拉開落地簾看到遠山的夜影時,完整地畫下句點。因為做完該做的事,休息的感覺也特別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