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色

今天讀書會的午餐沙拉有一小份醬煮的紅黃甜椒,用餐討論之際,有位學員問道:「這道菜適不適合加入青椒?」說起來,味覺是非常個人的經驗感受,我所說的適不適合,其實都不過是自己主觀的想法而已。

在考慮一道菜如何調配時,除了味道之外,顏色通常會是我重要的考慮之一,但鮮艷與所謂的對比出色,並不一定是我唯一的目標。有時候,我們會希望一道菜的顏色透露出耐人尋味的單純與穩重;有時候,我們希望用非常明亮的色彩來引發新鮮的視覺聯想;顏色甚至對於食物的溫度感都擁有某種程度的詮釋效果。


以今天午餐這道用蕃茄泥、香料熬煮的甜椒來說,托在暗彩盤與白磁盤所呈現的輕重質感,在視覺中就有很不一樣的感受。我不想要加上青椒,因為它使我想到跳棋或紅綠燈;但如果這道菜的風味不是透露著地中海的風情、不是與蕃茄的搭配,而是把青、紅、黃各色甜椒修過,切成好看的形狀來炒鼓汁牛肉片,那其實是非常好吃又好看的。我想,「適材適所」的考慮的確能帶出真正的顏色搭配。
 

Pony在家時,常常做不同國家的料理給我們吃,她做的食物,很少額外裝飾,但色彩的變化卻極為豐富。我們會認真交換對食物顏色的看法;雖然只是日常的飲食小事,但誰說當中沒有美育的大事呢!

我常常會想到羅浮宮的簡餐廳,從光線、顏色到那隻倒水的陶壺,都讓人感受到置身於藝術空間的美好。

色彩,的確是這樣鮮明地影響著我們生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