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之處──給我摯愛的小兔子們

昨天晚上我很想念離開了我們整整兩天的小Bo,正寫著給牠的小文時,我感覺到在我左側的Bitbit一陣陣地抖動。

小Bo的突然離開不只使得Bitbit開始絕食,也讓我們處於非常徨然緊張的狀況。我看到Eric從儲藏室拿出提籃抱起Bitbi就出門去找醫師了,Abby擔心地也隨爸爸同行。

我勉強自己靜下心來做一點工作,聽到鑰匙聲的時候,我奔到玄關,Eric跟Abby說:還好,醫生已幫牠打了兩針,也檢查了骨頭沒有問題,應該是因為小Bo的離開,牠太傷心了!我放下一顆懸著的心,打開籠子去迎接Bitbit,觸目的卻是四年來從未見過、攤軟著的Bitbit,隨著我的叫聲,Eric看了Bitbit一眼立刻蓋起提籃的門又與Abby奪門而出,我連送到門口都來不及,只聽到電梯間裡傳來「我再去找醫生」的餘音。

第二次聽到鑰匙聲的時候我又衝出去,Eric還是提著籠子,但與Abby忍著聲音在啜泣,我不用再問,兩天前的清晨因小Bo離去而流不盡的淚水,再一次淘洗我的眼睛與內心。

今早火化前,我把Bitbit書放在牠的小被被上,告訴牠,帶著去找小Bo,牠一定是天堂最神氣的一隻兔子,有一本家人為牠寫的書。火化處的工作人員聽說這是牠愛的書就隨手打開一頁往上放,跨頁的圖正好就是Pony手插著腰在嗔笑Bitbit,我在淚水中想著:這是不是也算我們一家四口全部都送了牠最後一程了呢!

我抱著裝Bitbit骨灰的小玻璃瓶,埋怨地叨唸牠:「看你,從來不給媽媽抱一下的,現在跑不掉了!」來回深坑的路上下著大雨,車堵成一片,我心裡只不斷擔心著,在天堂裡,Bitbit是否已順利找到小Bo了呢?我非常需要知道這個訊息,我非常需要這份安慰;只要牠們倆個能一起為伴就好。

給在天堂的小Bo〈2011.10.8〉

下午Eric在高鐵站接我從嘉義演講回來的路上,太陽穿透大片的擋風玻璃,刺向我的眼睛,雖然很不舒服,但那光芒萬丈的確讓我感到震撼。我不禁又流下淚來,想著小Bo現在身處的天堂,是什麼樣子呢?太陽也像照射著我那樣披覆著牠吧!但應該不會像我所感到的任何刺痛,只有和徐的光與溫暖的熱!上帝一定會滿懷愛意地撫摸牠,一定會一次又一次地跟牠說話,牠不會像離去時那樣孤單害怕吧!

這首瑞典的詩歌,描述的是此刻小Bo身處的雲端之處,我但願牠聽到,並知道這困難的兩天,我們有多麼想念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