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三則

雜記三則

〈─〉

貼出上星期五的食譜〈滷之二〉之後,接到瑛英的電話,問我在哪裡買到那隻小陶鍋的,她好想要。瑛英一直是童心很重的「大人」,她那種喜歡生活中小小的幸福感,常常讓我忍不住要像孩子一樣地寵她一下,所以我告訴她,下次看到的時候,一定幫她買一隻。

星期六晚上,鄭主編來信說,看到部落格上的食譜了,問我那只鍋確定不是低溫釉的成品嗎?讀完信後,心裡突然好擔心,因為除了瑛英之外,我還看到有其他的朋友也說這只鍋子好可愛,還有人要試試家裡有的同一隻鍋。我該不該在部落格上先貼出這份疑慮?如果未經證實,先引起大家緊張的討論,這樣好嗎?兩天來,心中十分記掛。

星期一大早,一家搭高鐵往三峽去。今天排定的工作是上衣櫃,而油漆也已完成批土與打縫,我們選定的顏色應該要看樣了。進工地與各工班討論工作之後,馬上趕往鄰鎮的鶯歌。連續找了好幾個店家詢問這鍋子幾度燒成,能不能用來烹煮。我找到了可以安心的答案與使用的注意事項:

這只鍋以1200度燒成,不是低溫釉,十年來都是鶯歌的作品,最大的銷路是薑母鴨與羊肉爐〈那種架在碳火上煮的鍋〉雖然也有大陸製的,但是如果是加塗料的鍋,一煮之後馬上會有塑膠異味,很容易察覺。

陶鍋毛細孔大,要盡量避免冷熱的劇烈變化,比如說:不要從冰箱中拿出來馬上用大火加溫,也盡量不要乾燒。

陶鍋事件使我想起,生活中如有疑慮最好能趕快求證解決,放在心裡空擔心很浪費時間與精力。

〈二〉
星期日,我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家裡來了客人,他們看到客廳外的大露台,不經過我的同意就一行人赤腳往外走去。北風很強,我一個箭步走到前面關上落地門,那舉動一定把當中最有禮貌的兩位客人嚇壞了。

我很想跟阿輝說:「對不起!」我不是在生他的氣,但終究沒有說,心中很抱歉!我愛惜自己的東西,也珍惜別人的感覺,一直希望,尊重不是口頭上客氣的言語而是真正的行動。

〈三〉

大家一起工作遇到困難的時候,一定會有兩種人出現。一種人永遠在強調「複雜、困難、麻煩」,另一種人則是臉上帶著挑戰工作的神情說:「我們來想辦法,不要擔心。」我常常在後者不經意的陳述裡,發現成就感是他們很重要的工作概念,儘管完成的是別人的心願或工作,但是在當中,他們感受得到強烈的滿足感。

跟第一種人工作很花時間,協調、討論、排除心裡預設的障礙就用掉大家一半的精力。跟後者工作卻有很大的不同,一路行動、一路克服困難,有趣極了。

我希望跟別人同工時,能像第二種人那樣,把心力用在解決問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