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想隨筆



工作一下子全擠到眼前來,我忙到好幾天沒燙衣服了。早上利用一點時間架好燙衣板準備整理一下衣物,提起熨斗時,突然想起孩子們!

我用熨斗時,會習慣讓熨斗輕快地遊走。可能是因為常要燙紐扣之間的地帶,我的熨斗尖用得特別多,扭動的尖端穿梭在扣與扣之間可以把極深入的地方也燙得又快又平整,很符合我的需要。
我不知道孩子們這麼快就把我的小動作都學起來了,那一次,當我看到個子小小的圓容拿起對她來說有點大的熨斗卻快速靈活地擺動著時,我好驚奇,原來,孩子們在悄然的觀察之間可以把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學得如此入神,我們怎能不處處更謹慎一些呢!

                                             

 

我們大樓地下室的車道,一出路面就有一整排小葉欖仁。月底本來還是一片光禿的樹枝,在一陣雨後開始吐新芽了,連在一天之內,我都可以從葉的大小、密度與綠色的深淺感覺到生命的旺盛。但在那片讓人感到欣喜的油油綠意中,有一棵樹卻依然荒幹禿枝,看不到一點季節轉換的生氣。

 

 

 

三、四天後,我開始擔心了,每一進出就望著樹問先生:「會不會是枯死了?為什麼不長葉子呢?」我的心情變得好複雜,一邊讚嘆著那日漸茂密的新綠,一邊為毫無動靜的那棵而擔心不已。這懸念,在五天後終於因為幾片開展在枝頭的小小嫩葉而放下了。又過了一個星期,那迎頭趕上的已毫不遜色地與大家整齊地連成一片;慢,從結果來看,其實是一點都不著痕跡的,它只是需要我們更安心的等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