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

昨天,有小廚師把我們準備的小講義拿去燒個洞,後來,我幫他把盤中沒吃完的食物打包在一個小透明盒之後,他又不知如何在幾秒中之間拿去哪個燭台上再燒出一個洞。我只見孩子委曲地走到我面前說:「這個盒子破了一個洞!」我一時就信以為真。等孩子都走了之後,我跟小米粉一邊打掃、一邊回憶著工作細節時,才研究出這洞是燒出來的。

有些小朋友對挑戰紀律的確是很感興趣,我想這是因為他們對「調皮」正在累積各種認識。對他來說,同儕引以為好笑與個人英雄感是自己喜歡的感覺,但這要如何與大人的責罵、懲罰相閃躲?於是他們需要冒一點風險才能比較或找出方法來,甚至是,以此來確定身邊大人真正的想法。問題是,這些後果會牽繫到目前他們所生活的團體或將來要加入的社會「可以」或「不能」接受的標準,所以,孩子此刻正是非常需要幫助的階段。好好的陪伴,透過陪伴來討論他們個人行為所會產生的影響,藉以修正日漸形成的價值觀;我想,這是每一個孩子應得的照顧,父母與所有的成人,責無旁貸。

有個小男生離開前,一反整個下午調皮的本色,竟有些羞赧地對我說:「我的圍裙有點髒呢!」我看了他那條前胸大概可以算是霉乾菜的圍裙,忍住笑說:「沒關係,我會把它洗乾淨!」心想的是:「哇!這算是一點髒嗎?應該是非常髒了吧!」但他的表情與年齡能使我頓時心軟,只快快幫他解下還算是乾的擦手布,與就快要全濕的連身圍裙,在將暗下來的天色中送他出門。

小廚師們穿的圍裙與擦手布,每一條都是我親自泡洗整燙的,花去的時間或許可以去做別人常對我所說的「更重要、或更有影響力」的事;但我不這樣認為。如果少了這些與孩子緊緊相處或貼身照顧的細節,我對不同孩子的愛得不到真正的營養來滋長;我想,如果少了這些最接近母親照顧孩子的經驗,我大概無法把「自己的孩子」與「別人的孩子」當成「整個社會的孩子」來看待;並願意用充滿期待、願意接受困難的心情來思考一個好大人的功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