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孩子的種種可愛

〈一〉英雄

Eric從外面回家時,掩不住笑意地轉述剛剛遇到的小故事給我聽。

 晚上九點多他從大樓正門走出去,看到一個大概小一的小男孩正深情款款、一臉笑意地對著一位走進大樓的小女生揮手說再見。那小男生目送友伴之後,隨即跟在Eric身邊、亦步亦趨。Eric以為是孩子認錯人了,於是側頭對他笑了笑!小男生主動說:「我怕前面有野狗!跟你一起走好嗎?」Eric想起他剛剛英雄送美的那番男子氣概,於是問道:「你不是才送你的朋友嗎?」孩子說:「對!我們去上課,她很害怕,不敢回家,所以我送他回家。現在,我也需要有個伴陪我一起走。」然後,他回到一個小男孩的神情,一路疑神疑鬼、指東指西地問:是不是狗?剛剛跑過去的是什麼?


我從那番帶笑的描述中想像那小小英雄一前一後的變化,忍不住也笑了起來,顯然,少了美人,英雄是十分需要一個保鑣的。

 

〈二〉六親不認

 

小小孩執著起來非常驚人!

十一點半,餐廳要開門了,再過一會兒,一場真的家家酒就要交到孩子們的手中。為了怕小一、小二的孩子們無法進入狀況,怕他們以為爸媽來了可以撒嬌、工作累了可以去身邊賴一賴,所以我們會給一些叮嚀。

 

我聽到小米粉交待孩子:「等會兒,媽媽就不是媽媽囉!是Bitbit Cafe的客人喔!」這話多麼有用。工作結束後,一位媽媽說:「我看到自己的女兒一本正經地來服務我們,雖然他的爸爸一直逗她,但孩子完全不為所動,簡直讓我有「六親不認」的感覺。」 

不過,我覺得孩子最最可愛的一面是寬懷。輕易接納他人、歡喜共享應該是孩子的本性,只是,我們常常用不良的競逐、突顯與不需要的表面公平把這些真性情糟蹋了。

上面這幾張照片是我非常喜歡的小廚師留影,也是孩子經常自然流露,讓我緊緊抓住、牢記在心的感受。那天,當我指定懷謙去教容寬時,他們真心的互相授受顯示了童心稚情的一片美好;我們怎能忘記人應該這樣誠懇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