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覺

20131207-5

我對一天24小時的感覺是夠清楚的,但對每個月不知不覺悄悄過完又更新的事實卻總感訝異。有時候,我竟有一種錯覺,以為一個月份的終了不只代表當月工作的完結,也代表著一段停歇的到來,但,月曆換頁時,我只是更換工作的形態與地方,一樣的日出而作,一樣的日落還未能息。但,可能是因為自己樂意,真的累到一個程度時,我雖反省時間用度,但心中卻沒有一點懊惱或後悔。我有時也會覺得抱歉,就像姐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但我卻無法多陪她;又好像,收到大家的信時,我不能一一抽空回信。

11月的工作本來已經很多,所以12月的課表一直未定。本想空出10天不上課,好好去看Pony正在忙著的兩個工地,跟她一起檢視工作,也打算月初好好陪陪大姐。工地的工作永遠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有時候,坑還真難挖。雖然早上七點到晚上六點,數起來有十幾個鐘頭,但用在工地中,真如一匙鹽撒進一大鍋湯那樣的淡而無味,心中必須斤斤計較,要不然,一天做不了多少事。

這些陪Pony跑工地的日子,也很好玩!親眼看到她鬧的許多笑話。拿著一張尺寸圖去給工廠,留一份影印備份時跟我說:「這樣才不會有針灸。」問了半天,又從英文翻譯回來才知道,原來她要說的是:「有糾紛」。又有一天,我聽到她打電話跟大理石的廠商說:「賴先生,對不起,我要跟你改成明天,因為我的泥作工班喝醉了,今天沒有來。」聽說,賴先生在電話那頭笑得像小朋友一樣開心,在他們眼中,看著這隻初生之犢學著了解與應付這個世界,應該有一點可愛,也有一點可憐吧!

工班知道她的中文不是句句都懂,台語更有問題,有時會逗逗她,順便考考她。所以,我也常利用與她同車的時間教她台語。我們看著招牌一字一句唸,有點難,但她好喜歡,估計來日師傅們將對她另眼相看;Eric說,這讓他想起以前在曼谷,我們總是利用塞車的時間背唐詩。

上星期,我要去鹿港演講。工地幾個工班、各路送貨的都一起擠進來了,連不該來的也來了,完全不在Pony的時間安排裡。據說這一團混亂使得每個人的火氣都很大,Eric送我去高鐵的車上,我對他吐露我的擔心,一想到其中一個工地目前二樓是完全沒有欄柵的,地方又非常緊迫,我總是暗暗擔心,不時要提醒她在工地千萬不能倒退步,一步都不能。但Eric輕輕按著我的手說:「放心吧,讓她去接受這些震撼教育!」我心一放,想想,也是如此。

真實生活的工作,哪一樣是輕鬆的呢!更何況是一份希望有成就感的工作。

11月底被我取消延後的課程,終於在今天順利上完了,我也與久別的小小孩重聚,很開心的過完這一天,並為12的課與起了一個溫馨可愛的開頭。

星期一之前,我一定會把12月的課表貼上,謝謝大家的來信!在此跟大家簡單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