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

 

詩經國風鄭風篇的「野有蔓草」共兩章,每章六句。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那「有美一人,清揚婉兮」翻作白話文就是:「有位美麗的人兒,目秀眉清順眼喲」這順眼如果因為近水樓台先得月當然好,就算不能,但思慕夠深,也可以入歌譜曲,寫成美麗的故事,只不過,如果男女主角是兔子,不知道是不是也算數?
 

我剛剛聽到一個兔子版的「少年維特的煩惱」。
 

Eric晚上一進門就跟我說:「我剛剛在電梯裡遇到惠萱的媽媽,他們的兔子從我們家回去後,一個星期茶不思飯不想,去看了醫生。」

「為什麼?」我忍不住輕叫起來,兔子的爸爸不無得意,嘴角隱著笑意說:

「被我們家小Bo電到。」

我完全被搞糊塗了:「可是,我記得惠萱的媽媽跟我說過,他們家兔子也是女生。」

Eric馬上改口說:「那就是被Bitbit電到。」哇!這個爸爸還真是有恃無恐,無論被迷倒的那隻兔子是男是女,總之,他手上兒女齊備,總能對號入坐佔一席。
 

Eric接著細細轉述從惠萱媽媽口中聽來的消息:「醫生說,兔子看到喜歡的對象,荷爾蒙會起變化,然後就會茶不思飯不想。他們還以為兔子得憂鬱症呢!一個禮拜後才回過神來。」

我一聽,母親的虛榮心大起,忙問道「什麼?已經回過神了?」言下不無遺憾,心中輕嘆,現在的年輕人也太不專情了吧!在以前,起碼要病它個幾年幾月,才能叫感人。

這世界真奇怪,Bitbit跟小Bo完全不來電,小Bo卻有人暗戀。就如Pony所說,小Bo來了之後,Bitbit的世界突然變得很複雜,牠最好的自療之地是我的床底下,有時一窩就是大半天。我放Bitbit去我床下靜坐時,得把房間門關起來,但小Bo是知道的,在我的門口抓抓抓,好像在說:「給我開門!有膽出來!」

有一次Eric問我,為什麼Bitbit看起來不開心,我說,他當然是開心不起來的,想想看,他的世界裡只有這麼一位女生,偏偏兩個人又合不來,真是太絕望了。
 

不過,也許我應該介紹他看看魯迅那篇「病後雜談」:

我曾經愛管閒事,知道過許多人,這些人物,都懷著一個大願。大願,原是每個人都有的,不過有些人卻模模胡胡,自己抓不住,說不出。他們中最特別的有兩位:一位是願天下的人都死掉,只剩下他自己和一個好看的姑娘,還有一個賣大餅的;另一位是願秋天薄暮,吐半口血,兩個侍兒扶著,懨懨的到階前去看秋海棠。這種志向,一看好像離奇,其實卻照顧得很周到。

那個「只剩下自己和一個好看的姑娘」不就是Bitbit目前的處境寫照嗎?如果那個好看的姑娘又如梁實秋所說,剛好會做大餅,那就真是人間天堂 了。Bitbit其實不用擔心,我們總是把他們的三餐料理得很好;做大餅的事,就交由我們處理吧!

不過,Bitbit顯然對此並不抱希望,我看他窩在床下的時間越來越長,也不管住在十七樓那個維特少年是不是就要成為他的強勁對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