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

今天上午,我在電話中接受了福建省一個媒體的採訪。因為採訪的駱小姐把書看得非常仔細,所以談話的節奏緊密而具體。
 

放下電話後,我覺得其中有個觀念也曾想跟大家分享,今天藉著駱小姐的提問,我把自己的回答憑著記憶寫下與大家分享。
 

駱小姐問:如果回想過去,妳有沒有過任何教養的遺憾;或是覺得,如果時間能夠重來,妳要補給孩子哪些不同的帶領?
 

Bubu答:回頭看過去,我並不覺得自己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有任何遺憾,那並不是因為覺得成果非常完美,而是確信在這二十幾年中,我在自己的條件中做到盡心盡力。更重要的是,雖然孩子已經長到某一個階段,但我仍然是父母,也還在執行教養工作,所不同的只是形體的距離與溝通的內容與深度。

比如說,我的小女兒去年上了大學,大學對她來說是一種全新的人生階段,她必然有許多要自我調適的地方。在每次的溝通中,我總會給她提醒與建議,並不因為她“長大了”而覺得盡完當父母的職責。我還是十分關心她的成長;無論是她的生活、課業、或打工的態度,我們都仔細討論,這些分享就是我的教養功課。

又如我的大女兒,她即將離開學校,開始要成為社會人,我對她的教育與引領就有了不同的方式。

我的確很少想到「遺憾」這兩個字,因為,無可挽救的事才需要遺憾,我認為自己還在努力中,並不需要感覺遺憾。

自我的追求是一輩子的事,即使孩子現在不夠好,或之前我有任何遺漏的教導,我知道,只要有自省的能力、能看到問題的原貌,我就會加倍努力與她們一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