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臻在5月11日早上七點離開人世間,因為完全不知道這個消息,所以12日早上,在台南進努可咖啡準備開始讀書會之前,我還希望能見到她。剛剛接到屏東采芳捎來的消息,心裡突然有一大段的空白,回頭想起那天自己不知情的期待。

記得與環臻第一次見面時,也是在努可咖啡,環臻帶著她的小女兒在樓下等我,還帶了她的手作品當禮物,我們談了一下話,但當時並不知道她已生病;身形的確是瘦的,但沒有病容,只覺得是一個瘦得很秀氣的年輕媽媽。

之後,好幾堂台南讀書會裡都見到她了,即使有幾次不能來時,也會寫信捎來要住院治療的信息。記得有兩堂課後,她是與我同坐一桌用餐的,談話間她催我進食,而我看她把把食物都吃完了,心裡很高興。

雖然惦記著她越來越瘦,但在偶有的信件往返時,卻不知道該怎麼為她打氣,感覺上,環臻過得精神奕奕,她帶給他人的鼓勵比自己所需的似乎還要多很多。

幾次談話中,我知道環臻很親近、信靠上帝。接獲她離去的消息時,我想起「在花園裡」與「耶穌恩友」這兩首詩歌;我想,現在的環臻是與主相會在花園裡;也請大家為環臻的家人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