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


我有的時候很固執,但要堅持到獲得他人的認同之前,我知道忍耐很重要視忍耐為該做的事,或許就是他人眼中的辛苦。

今天收到心岱姐的信,讀至:「想像著新教室的空間,有點像在夢中的不可思議。」眼前出現一個多月前的景象。那天,帶著心岱姐一起穿越混亂的工作地時,我的心情其實並不比工地整齊多少。

雖然,我的確有過二十幾次裝修的經驗,但這卻是我第一次在完全沒有隔間的兩個樓層中嘗試建立非常個人的空間需要,與重創自己對動線、採光與生活趣味的想法。

決定要這個空間之後,我只有一天的時間可以思考隔間、水電的配置,這是建設公司答應要給的基本配備。如果在那個下午的協商中,我有任何的遺漏,之後就是我自己得補作與修改,那不只會自找很多麻煩、增加許多成本、耽誤更長的時間,也違背我對工作前要嚴謹思考的期待。
兩個月裡當然有許多深刻的學習,但手邊同時有其他工作,許多想法只在心中一閃而過,無法留下記錄,真希望能多花一些時間補上那些無法即時記下的感受。

工班要退場前,因為佈置還沒有完成,我心中對它的原始勾勒其實是還沒顯現完整的樣貌,但 陳 先生已給了我一句讓我感到歡喜的稱讚。他環視整個空間,看了又看之後說:「真正水啦,該粗的粗,該細的細。」我喜歡他這份評語與切入的角度,也很感謝他這兩個月來與我同工時對我的支持。
 

好友惠蘋一直擔心我的工作安排得太緊湊,在一封信中她寫著:

 

看了你最近一篇文章,知道你新屋硬體大致已告一段落,
但知道你卻捨了自己的健康,強忍身體不舒服,使進度如期進行,覺得心中很是難過。

想必有你一定要及時完成的時間表和外人不知的因素,
是否開工了就得如火如荼,一樣接著一樣展開,無法暫停也不能因一人而誤了大家呢?


裝修工作的進行永遠干擾著鄰居的生活,這的確是我一點都不想拖拉的原因。儘管有很多人拿工期的長短來標誌慢工細活,但這也很可能是值得重新思考的想法。

 

無論如何,工作按照預期完工了,對鄰居的干擾總算告個段落,這才使我有了真正的輕鬆;相信許多好友一定能諒解我那急匆匆的行動背後真正的催促,而大家的擔心也是我珍藏在心的禮物。

 

謝謝大家這幾天的來信與關心,也請原諒我不一一回覆。工作室的照片是我對大家的生活報告,這些空間就是這段時間中努力的成果,我認為它與我所付出的辛苦十分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