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教

今天下午去參加泓靈父親的安息禮拜。  

18歲第一次見到許伯伯時感覺到的長輩風範,我至今不能忘。今天讀到泓靈寫的『父親給我的三個「拒絕」,一個「要」』中,我更懂得了,看著正直堅定背影成長的孩子,心中有多麼安全!一個真正美好的身影,又何需過多的言語教導。

母親節那天下午,雖然新工作室的進度未能如我的計劃完成,但爸媽還是如期到台北來慰看我。那天下午,圓圓與泓靈也來了,泓靈在「靜靜母親」拉琴給爸媽聽,爸爸還請他寫了一首樂譜。  

那天下午爸爸在工作室到處走動的時候,沒有留意一個高低差,險些跌跤,記得當時泓靈還跟我說:「他們現在可是跌不得的!」沒想到隔天星期一,許伯伯卻跌倒了,泓靈如此記寫著這幾天的經過與他的心情:

五月13日周一晚上,父親跌倒送北醫急診,16日晚上在醫院陪伴時,我拉琴父親唱最喜歡的詩歌:「我曾捨命」,「愛的轉變」,「想念主愛」。唱完「想念主愛」他很高興拍拍手說「好」之後就慢慢睡著了,這是他最後一次的唱詩。   

住院期間,我常求主:「祢帶父親走的時候和去的地方,請讓我知道。」週五中午發現肺部感染,轉加護病房,週六〈18日〉清晨安詳見主面。

父親大體至殯儀館後回家,拿出詩歌本看「想念主愛」第三節的歌詞,上帝給了我滿意的答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