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Pony說抱歉和謝謝

今天早上終於把一份工作完成送出,心裡輕鬆了一些,但是馬上想到該計劃一個早已承諾的活動內容;店裡也要馬上訓練新員工來遞補工作。生活的腳步雖然允許我喘口氣再跑,可是精神還是要非常集中。

 

這個暑假許多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有些是我希望的改變,有些突如其來得讓人失措,我沒有時間去抱怨這些變化所造成的過度負擔,只希望能更努力好好把事情一件件做完。我有個幻想習慣,老是在工作最辛苦的時候,會幻想到自己站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點上回頭看此刻,然後欣慰自己曾這樣撐下去。

大概是一個月前吧!有個晚上,我正處於工作上的大爭執,就在心中非常沮喪的一刻,一直用信件聯絡的March突然打電話來,而我就在電話裡哭哭啼啼地跟她訴起苦來。一個星期後,她們到訪台南時,我心裡又高興又難過,多麼想放下手邊的工作,好好與她們相處幾天,到處走走。而事實上,那三天我只是把他們都丟在家裡的書房裡,除了餵飽他們之外,完全沒能做什麼,還是進進出出、自忙自的。

又過了一個星期,March來電說:「學姐,店要不要關幾天,妳先專心去把手邊的工作完成?」這件事我曾想過,所以跟她說:「店休息幾天不是問題,我不想這樣做的原因,並不是怕客人不能諒解,應該是自己不能接受這個決定吧!」March在電話的那頭說:「對!我也想過責任的問題。」

生活裡總會出現與理想安排抵觸的變化,我知道不能一手擋住這些變化或置之不理,所以只能盡力。這段時間,我只是很心疼Pony。今年暑假,姐姐留校當輔導員,Pony一個人在家獨處,早上起床吃過早餐後做一份考試,九點教一個學生,而後繼續她的考試準備。下午畫圖、讀書,然後幫忙理家務燙衣服,晚上有時到店裡幫忙或閱讀。我常常走過她埋首用功的桌邊,忍不住去抱抱她的頭跟她說抱歉、沒有時間陪她我很難過。她現出嘴角的梨渦用英文跟我說:「不要擔心!我有很多朋友。」她用力點著書,我只好跟她開玩笑說:「還好妳有知識跟妳做好朋友!」

每晚,Pony在我們房裡待很久很久才回去睡覺,我常常跟她提工作中的種種想法與心得,她總會給我許多好的回應與建議,這樣的時刻我們似乎不像母女而更像朋友;但是當我的眼光穿過她,看到更衣室的門上掛著她下午燙好爸爸的襯衫,平整趣味地按著她的想法排列時,我又覺得她就是那個真實的小女兒;一面撒嬌給我們甜蜜、一面實際幫忙以減輕我們的負擔。

我想跟Pony說謝謝也說Sorry!這個暑假讓妳好寂寞,但是妳真的好乖!讓爸爸媽媽覺得非常安慰!那個早已答應要帶妳去的東海大學 陳其寬之遊,我們一定會把時間安排出來。謝謝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