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經驗自由

這些杯子原來並不矮,只是因為我在桌板上挖了洞,把它們一個個套放了進去,所以它們看起來胖呼呼。無論上寫作課或烹飪課,桌上總有書或講義,我常看到學員把杯子挪來挪去,所以想到何不在桌板上挖個可以置放杯子的洞,這樣也不用擔心打翻茶水了。桌板買來、我們還未動手做成桌子前,我就說要為杯子挖洞,「妳確定嗎?」Eeic問我「要!一定要挖!」我固執地答道,接著跟他討論待挖的洞口尺寸。洞挖好了,杯子放上了,先前買下那一個六十五元的杯子因為這趣味而提高身價了。這個想法是以實用出發的!更好的是,它使一張張單調的桌子變得有趣了!

我喜歡用小燒杯裝做菜的油、裝沙拉醬,我也用一只大廣口瓶裝蠟燭。因為小時候在爸爸的實驗室裡看過許多吸引我的化學器皿,所以,我知道它的功能。爸爸在成功鎮新港國中當校長時,我是小學生,偶而可以跟爸爸去學校的時候,那些玻璃滴管與成排的試管總是引我目光,但整個實驗室中,我最鍾情那些大大小小的廣口瓶,玻璃罐裡的標本或瓶外映照的光影,引我許多對生活趣味的聯想。

好多朋友問我為什麼能設計自己的生活空間,把許多現成的東西消化得不留原貌。我想,是因為我總是一邊想著實用,一邊想著趣味,當這兩種想法達到平衡的時候,成品就不再落入模仿的膩味。

我從不買標榜設計的器物,也不擔心自己有沒有學過設計,我只是允許不斷累積的經驗有更大的自由,讓它為我的生活做出創意的貢獻,然後自己享受著其中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