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珍惜


跟小米粉分手各自回家做晚餐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很開心。下午我們幫孩子們做了幾條可愛的小圍裙,心意是對孩子的珍惜;挪用布的討論當中,是我們對物用的珍惜。

今天貓不在家,老鼠當王,我們並不是在自己工作室做這些圍裙的,而是借用Abby的工作室。每個星期四,Abby的工作在台北,而隔璧我們準備用來當縫紉室的桌子還沒準備好,所以先借用了她的地方。不過,我們是很有良心的借用者,離開時,把她的工作室清理得乾乾淨淨做為酬謝。

Abby每次看到小朋友在我的工作室刷洗、擦地板的照片總是笑,充滿期待地問我可不可以認養一兩隻來幫她清工作室的玻璃,我總是很跩地說:「辦不到!這些可愛的都是我的、我的、我的!」她就更大笑了起來!

孩子會長大,但可愛的事可以永遠留著,這是父母無需擔心的。我想,即使我就快要51歲了,我母親還是覺得我是可愛的,這我從她的表情中還常常可以感受得到;而我現在看著Abby與Pony,也是在成熟與可愛之間轉換感受,所以,請不要擔心太多,但真的不要忽略生活,生活的細節是家庭故事的重點。

昨晚我問聽演講的父母,除了“娛樂活動”之外〈例如上餐廳、看電影電視、外出旅行活動〉,他們是不是能好好跟孩子相處,如果不能,自己就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了。 我與父母相處最大的交疊是日常生活的各種關懷,於是我們對於愛的體會是敏感主動的,這是我最想跟年輕的朋友分享的,也是希望大家能更珍惜的部份。捨棄家庭應有的生活形式,我們就捨棄不斷可以發生的教育機會,生活的的意義並不在教,而在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