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星期六的早上,我搭九點多的高鐵從台南出發,十二點在台北車站 轉接自強號到達宜蘭。壯圍國中的陳老師特地來車站接我,抵達視聽教室後,我們隨即開始兩個半小時的座談。我很謝謝在座的家長與老師在我的分享中也開放心胸地對話。主辦這次活動的曾老師說,他們一個學期才能辦一次這樣的聚會,這使得家長與學校能有互相了解的機會。

散會時外面下著雨,一無遮攔的平原吹來略帶寒意的風,有位家長說:「坐在裡面很溫暖,氣氛也很好,可以就這樣談下去啊!」我在雨中想著這樣的心情、想著最後擁抱我的一個媽媽,再度搭上自強號,在夜晚七點半抵達台北的西華飯店。

金馬獎的與會者把飯店住得滿滿的,我一連換了三次房間才弄對了不抽煙的訂房。先前火車上一路從頭貫下的冷氣讓我全身發抖,我泡了熱水、早早休息,準備隔天一早要去北投明德國小,還有下午兩點何嘉仁書店的另一場分享會。

結束星期日的行程,晚餐後鄭主編、March跟我在飯店裡談話。我幫她們泡了一杯茶,結果兩個人都不喝,所以我順手拿起喝了起來,就只是一兩口,我的身體已經受不了。鄭主編回家後,我又跟March談了一下工作的事,在桌燈斜射的光暈中,我看著她那極有活力又聰明的神情,不停地快筆記下我們所規劃的討論,心裡突然覺得好抱歉,我一點都搭不上她的效率,平白浪費她許多腦力,終於再也忍不住不停想吐的感覺,我只好拿起她的東西把她轟回家,因為我怕自己吐過後,屋裡的味道影響了她。

料理完自己後,門鈴響了,那個孩子一直沒有走,守在門口擔心著,堅持要陪我,直到11點才回家。

我想起20年前為我對餐飲的莫名熱情而跑上跑下的那個身影,想到她跟我說下輩子再也不要跟身體這麼爛的我做朋友了,想到她依依守著我不舒服的夜晚,我只能說:March,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