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心岱姐

心岱姐剛剛寄來27日座談會她所整理的錄音稿。三個小時的談話內容要一一整理成文字,一定花費了她許多寶貴的時間。
許許多多的愛與期待成就了我這幾年辦小廚師的活動,這些都是我們對自己未來的幸福投資。也許有人不能懂得我這句話的意思,但相信心岱姐從沒漏失我在這份帶領中所投注的心意。



座談會記錄〈一〉

各位朋友:

「小廚師」是你們給我最好的中年禮物。它是透過各位朋友對孩子的愛轉到我身上來的。

有很多小朋友來上課,會忍不住跟我說:「Bubu阿姨的工作室好漂亮。」童言童語很可愛,我很開心的接受他們的讚美。

我曾跟小米粉說:我們的工作室所以漂亮,是因為有太多大人與孩子到這裡來,把最好的能量貢獻給我們。這句話我在這裡要重複一遍給各位。

這個暑假,小廚師課程安排得比較密集,在我手上,匯集了三萬多張活動的照片,我們從每個梯次挑出約八、九百張照片,寄給家長們。這些照片不只要留下孩子可愛的模樣,我更大的心願,是為了紀錄與孩子們同工的時候,他們的神情所表現的訊息,透過這些鏡頭,讓孩子看到「看不到」的自己。我剪輯了小部分,放在這ppt裡,給今天出席的家長們瀏覽。

回顧我們成長過程的經驗,我們總是站在一個位置上,接受評斷,被別人看見,即使在我們照鏡子的時候,那也是一個沒有動作的「自己」。什麼時候,我們可以看到別人眼中所激賞的「自己」,這就是我為孩子留下這麼多照片的心願。

每一次小廚師活動之後的晚上,我都會失眠,不為「煩惱」,而是「興奮」,我幾乎沒辦法平靜的入睡。當我回家打開電腦,看到Eric這天所拍到,孩子們在工作室上課所表現的種種細微動作,以及他們臉上變化無窮的神情時,我往往被打動而熱淚盈眶。

有一件事情一直沒有跟各位解釋的,在寄給報名家長的回函中,我請來上課的孩子穿白色、米色或黑色的上衣,只因為孩子在我眼中太漂亮了,我希望不要有其他的干擾阻礙,讓我去看那張最真摯的臉。這些臉的表情、在工作時的神情,帶給我不只是安慰跟喜悅,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一次又一次,我跟孩子的相處,才能夠瞭解你們的用心與痛苦,說真的,你們的困擾與感受,過去我是無法完全體會的。

我當母親的時候,整個時代的環境還很單純,養育孩子的辛苦比起現在要少很多,我所謂的少,是指所發生的都是在我能控制的範圍裡,我沒有覺得大環境給我那麼大的壓力,所以我無法主動的瞭解你們,直到這四年來,我帶小廚師,與孩子近距離的相處,我才有了點滴心頭的體會。

我把一堂課安排在四小時是為了要給彼此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讓我更能看到孩子的真心。也唯有透過比較長時間的互動,我才能夠深入的去觀察孩子的心思。 以前,每次演講開放提問時,有些問題我一聽就頭痛,心裡暗暗發出聲音:為什麼你們這麼脆弱呢?現在,我透過跟孩子的相處,才瞭解你們為何這麼脆弱。 我透過這個活動微小的力量,盡我的能力一步一步前進。如果你們不反對的話,我的年齡等同是孩子們的半個「外婆」,外婆對於女兒的心意是很特別的。從這個基礎出發,我想把我與孩子相處的心得告訴大家。

我今天所提出來的「問題」,請大家不要覺得沈重。中文的特色,就是它是最有彈性的語言,所以不要將「問題」直接當成英文的「麻煩」。我的意思是,雖然有些困難與狀況,但這就好像孩子在他的經驗世界裡提出了「疑問」,到底,作為成人的我們,要以什麼來回應?

我們是經驗的「過來人」,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能不能拒絕去扮演給孩子貼標籤的「評斷者」角色,而成為更柔軟的「陪伴者」?

我相信在我們心裡都埋藏一個希望,不論是自己的孩子,還是別人的孩子,我們但願他們不斷進步。我更以26歲與23歲女兒媽媽的心情告訴大家,這個世界裡,如果其他的孩子不好,你是不會快樂的;你也不會因為把自己的孩子帶得很好,而感到安心無憂。很簡單的講,孩子將來都必須在這個世界遇到伴侶。並不是說孩子好,就一定會遇到跟他一樣好的人,必須是環境中有更多的好人才有這樣的機會。

你的孩子離開你,到外地去上大學,他會跟幾個陌生人分配在同一個寢室,那些室友就是另外家庭養育長大的孩子,因此,我們的責任並不是只是把自己的孩子照顧好,更大的責任是:要好好提攜環境中的每一個孩子。

在小廚師活動中,我要怎樣把這個情感,放到我與孩子的接觸,才能發揮我這個思維的效益,這是我每一次備課時的思考。到目前為止,除了少數幾個孩子有過兩次以上的機會與我同工之外,其他的孩子都只見過一次面。就在這樣的一次見面裡、一堂課裡,我能不能給他們一個印象:在這世界上有一個從媽媽那裡聽來的「陌生的阿姨」,當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我可以完全的信任她。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