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築家」四、一本書的前言

下面這篇文章是Abby回台灣上國三那年,假日裡翻譯的一篇「前言」,書名叫「Timeless」。我總是隨手用這些自己覺得好看的書來帶孩子,所以有這些篇章的產生。在我們談了幾週的「築家」之後,我希望能跟大家分享這篇前言中所提及的概念。

什麼是「Timeless」的設計?它是永恆的嗎?那可不一定。那麼,它是否有個源起?

建築和室內設計與它們的年代風格,習俗,素材和功用是息息相關的。維也納於一世紀之前在推廣維克史戴特風時曾有個口號:「每個年代都是因它的藝術而與眾不同的。」也許這最能明確地解釋「Timeless」一詞。提出口號的是那些排斥奧地利匈牙利沉悶新古典主義的異議者。

無論如何,我們知道有些房間,不管是在巴黎的藍伯特旅館用鏡子裝飾的走廊旁,還是比利‧博德溫最近位在紐約的公寓,終究都會隨著時間而老舊。這些令人喜愛的空間,通常是遵照著對稱原則再搭配上既適合但顯眼的家具,以及搭調的藝術品。它們還有一個共同點則是──純真。

紐約作家柏‧耐爾斯在接下來的幾頁中所呈現的,包含著從洛杉磯到羅馬的輝煌住宅,讓我們可以看到設計師們正嘗試著前所未有的設計。

他們強調的是適當的比例,流暢的空間,有功用的格局,使生活更便利的家具以及使人不厭膩的素材他們懂得如何捕捉光線並且使之像魔術般地呈現出來。即使有專家不遺餘力地在每個細節上更加用心,卻不會使人覺得做作。

這些空間深具吸引力,令人著迷並擁有獨特風格──而不單只是流行的。它們也有自己的「個性」、自己的色彩。

設計這些內部空間的人才,展現出他們的遠見、膽量、革新和智慧。風格雖因人而異,但因為這些設計師都是受過良好訓練的思考者,他們知道如何去修改一樣物品卻又不會破壞到空間本身。這,才是真正的「Timeless」。

Bubu
註:我們全家對「Timeless」這個字的翻譯意見無法一致,所以我保留原文,讓大家用自己覺得適合的中文來閱讀這篇文章。

Pony在幫忙安裝便餐台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