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

中午小錢拿了兩本書到廚房來要我簽名,我跟往常一樣,下筆前再確認一下日期,問道:今天是十二月幾號?她跟惠雅兩個突然嚇我一跳地同時尖聲輕叫說:「什麼十二月幾號,是一月六號。還有、還有,已經是2009年了喔!」因為元旦時,我還在書上簽寫112008
 

不只山中好過日,廚房的生活一樣無曆日。想想,店裡其實也不只我搞不清楚年月日,所有的人對時間都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我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什麼?已經….點了?!」要把這將信將疑、一片驚訝化為文字,還真是非得要一個問號再加一個驚嘆號才能表達清楚呢!
 

2008年過完了,Bitbit Café也滿月了,對於工作,我為自己做了一個小小的調整,相信,不同的轉變還會在行進中繼續發生。目前第一個決定是:每星期三、四的晚上不供餐,我們只營業到下午五點。
 

這一整個月,所有的工作人員都累壞了,每個人的工作時間都太長。因為我不是一個純粹的管理者,所以更了解這每天十二個小時肢體勞累的深刻。

開店前,我曾答應店裡的伙伴,要教大家烘焙點心,但以目前的狀況,我們只是忙於供餐。店裡
只在Pony回來的那段時間曾有過小餅乾或點心的供應。記得耶誕後,有個晚餐開始前的清場小休,我跟水仙、惠雅趁客人到來前,三人圍坐在大拱門側的小圓桌前享受一份Pony的手做甜點。

五點十五分,窗外暮色還殘著藍光,我們屋裡的蠟燭已都點上。我既疲倦又愉快地看著自己的剪影隨著燭光搖晃在白色的磚牆上。外面似乎很冷,但屋裡的溫暖卻與盤裡的肉桂糖漿一樣美好。

我決定了,我們應該每星期空下兩個下午來做點心;做完點心大家也可以早一點回家。

我希望把Pony的甜點好好地在她最喜歡的Bitbit Café複製,讓每個星期三、星期四的下午,店裡充滿手做甜點的樸素幸福。

Pony為聖誕節做的糖霜手繪餅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