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一)

憑良心說,我一點都不覺得我們社會對「好好說話」這件事曾經盡過長期推廣的責任。總覺得我們的孩子漸漸習慣了粗糙的語言環境之後,不只出口時忘了說話的基本禮儀,連感知美好語言的能力也在不知不覺之間流失了。

平常我很少看電視,颱風那幾天卻連看了好幾節的新聞。記得有一則新聞是這樣的:風雨中,鏡頭帶到一位被警察攔截的摩托車騎士前,她一臉錯愕,警察連續幾次揮手對她說:「走那邊、走那邊!」口氣聽起並不和善,過了幾秒才加上「前面路已經封了啦!」

我並不是要討論一位警察該如何說話,而是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想起了我們當父母或師長的,似乎常常在跟孩子說話的時候很習慣會犯上這位警察先生的毛病───先發指令再說明原因;這樣的語言如果再加上不夠和緩的語氣,聽起來就非常嚴厲權威,一點也不和善。

如果當時警察先生只是把說話的順序換一換:前面的路已經封了,請走那邊。聽的人是不是會覺得受用許多?

我們總喜歡用「沒有惡意」來解讀「說話」這件事,但「沒有惡意」只是最低標準,完全忘記了語言是有主動力的,它具有帶給人正向與樂趣的力量。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一天之間有人對我們說了一句很貼心的話而感到十分愉快,同樣地,如果有因為話語而使我們感到不適的狀況,我們一定希望對方不曾開口過。

這次在美東,有幾次讓我印象深刻的話語。雖然都是只是萍水相逢、陌生人之間的言談,但那也最代表一個社會,人與人之間流動的氣息。「語言」是心意的使者,為什麼我們不讓代表我們的使者總是善良、捎給對方歡愉的訊息?

 

從帕維敦斯搭火車往波士頓只需四十分鐘,Pony開始上課那幾天,我們幾次當天往返波士頓。在火車上,我去買咖啡,因為通勤的人不少,那位賣咖啡的先生在車箱小小的販賣部之間忙碌的不得了,但他神情十分愉快,讓我們排隊等候的人也不禁會心一笑。

輪到我點完咖啡的時候,他問我:「女士,妳想要怎麼喝妳的咖啡呢?」我說:「請給我兩個奶油球和一包糖。」他移動去拿這些調味品時,對我微微一笑說:「我覺得這是個很不錯的搭配。」在短短的服務過程中,因為一些靈活的對話,他的工作就一點都不顯得單調了。

雖然,我手中這杯咖啡只是一杯用紙杯裝、最平凡不過的美式咖啡,但因為人愉快、話和善,這杯咖啡就變得很好喝。

我真的相信,好的話語可以美化生活。

中國時報 浮世繪版  親子語言學 (五月份 )

要真誠意,不要假民主

請看著孩子說話

好好跟長輩交談

不聽話與聽不懂

受幫助是一種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