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小米粉跟我每天都工作,生活的享受只能放在一點一點的小事上,比如說一早來到,端一杯咖啡到門外的中庭小坐片刻,看滿園綠意;又比如說,那片刻,座椅上剛好有隻似曾相識的蜥蝪一直與我們為伴。

我說牠似曾相識,是因為凡體形相似的同類就很難被確認是不是上一次我們所見的那一隻,不過,有一次牠或牠的同伴跑進工作室了,就停在尺寸與牠十分搭配的龍頭上,把先進工作室的小米粉嚇壞了,打電話求救,我們趕到的時候,這隻蜥蝪很奇妙地被罩在一個透明的大蛋糕罩裡,讓我對這個用法很難別出新意的罩子有了另眼相看的想法!
 

工作室的隔間全是磚牆,牆中的孔洞是蜘蛛喜歡的窩居,我絕不歡迎蟑螂、螞蟻,但對蜘蛛卻一直有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寬容;有時候牠們胡鬧到讓我受不了,我也會對著牆角那精緻細密的織工大喊一聲:「夠了!」然後拿來掃把,下我的逐客令,那一跳一跳的小黑物總讓我想到宮崎駿的卡通「神隱少女」裡的小煤精,是有點可憐可愛的!
 

走出工作室,小蝸牛也不少。有一次我看小Bo跟一隻蝸牛玩,起先是牠伸出小舌頭去舔了一下小蝸牛,可憐的小蝸牛大概感覺有轟天雷劈了下來吧!小Bo的招呼大得牠立刻縮回殼裡,待了好久、好久之後,才又鼓著勇氣要探出頭,但牠一定沒想到那大怪獸兔子還在門口等著跟牠做朋友呢!小Bo一見又是欣喜的一舔,我覺得很緊張,不只替那隻蝸牛,也怕小兔子忘了牠的食誡,我只好高聲提醒:「不可以咬喔!你是吃素的。」小Bo被我的喊聲嚇了一跳,蹦蹦而去。
 

往來的動物朋友中,最可怕的一次與報上蜜蜂新聞相差一兩天。那天我回工作室已經是下午了,小米粉對我說:「Bubu老師,妳救了我一命!」我問為什麼,她帶我去廚房爐台前那片滿是綠意的窗前,指著幾百隻盤據在花槽底部的蜜蜂給我看,我大叫一聲、瞬間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小米粉說,她正想開窗要把玻璃擦一擦,我找她的電話就響起,要不然,她就把那幾百隻蜜蜂一起放進來了,也許會攻擊她,所以就把我說成救了她一命。我嚇壞了,馬上要請消防隊來處理,可是小米粉已被Pony拐騙了,她把「Bee Movie」的情節告訴小米粉,說蜜蜂有多可愛,兩個人就這樣密謀著要一起養這些蜜蜂,不讓我打電話,完全「蜂」掉了!
 

那些蜜蜂大概並沒有築巢,只是路過在探勘地形,就在我每天跟女兒的辯論中,牠們突然全部不見了,成了真正的不速之客;來無張擲,去無相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