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走才會到 (一)

20170211-4

寒假「結束」了,我也結束了出差保母全天照顧的生活,繼續接下來幾個月課後保母的任務。

寒假期間,除了經驗新鮮之外,我更了解對現代孩子來說,假期與他們的生活作息所產生的關連。始料未及的是,我竟在這種生活改變裡,無法安排看似握在手上的某些時間片段。為了慶祝這無法分辨為酸甜苦辣的日子的結束,星期六,我邀集這段時間大家一起讀書的幾個小朋友,與他們總是不嫌棄我的建議、努力陪伴孩子的父母們,以簡單的午晚餐辦了一個小型聚會。

我笑看自己這兩個星期的生活。早上七點二十分到小朋友家,晚上,做完晚餐,整理完廚房,看孩子們擺好餐桌,覺得漂漂亮亮了才放心回家的生活,活生生是電影Mrs. Doubtfire跟故事書Mary Poppins的綜合版。只是我沒有去叫外賣佯裝成自己做的菜,也不用天天從男變成女。我不是像Mary Poppins那樣,等到西風吹起時就要離開。而是再過四個月,這個對彼此都可說是奇遇的照顧工作,很確定的在下學期結束時,就會隨著他們全家搬回原住處而結束。

無論去那裡煮煮弄弄,做家事,對我都不算困難;我也總是樂在其中。但孩子們跟著我,並不像別人所想的那樣幸運又幸福;因為,我對他們是嚴格的,也期待著他們的前進。

這些,我並不奢望孩子們在此時此刻就全都能懂;但希望有一天,他們會記得。

記得什麼呢?不是記的我,而是記得我總是說:要走才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