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誠意,不要假民主

我說親子協商時,大人常常「真主意、假商量」,但同為父母的朋友多半都為自己辯解說:「我沒有。」

決定一件事,稍有反省的父母會想到,如果強要孩子順自己的意思,這種表現太威權,怕孩子因此反抗;但如果讓孩子自己決定,又怕日後他們後悔。所以「真主意、假商量」是父母想到的一種說服法。商量是民主的,但主意早已定了,無論繞遠切近,不達目地誓不甘休。

這種說話方式不只用在大孩子身上,連對小小孩,我們也常常使用這種假民主。 我們會說:「隨便你要不要把外套穿上,反正感冒了別來找我。」或是「愛不愛吃隨你,長不大是你的事。」有趣的是,即使對別人家的小朋友,我們也不可能用這種冷熱交攻的方式說話,但是對自己的孩子,出口總是特別尖利。

父母是否能說出自己的意見,真誠非常重要。我發現父母要對孩子說出真正的意見最困難的,是面對自己而非孩子。

這幾天,小女兒要從被錄取的五所大學中選一所學校加入。當她捨棄康乃爾大學建築藝術學院而決定要去羅德島設計學院時,朋友們都問我,為什麼不幫她拿主意,無論如何,對台灣人來說,康乃爾大學是非常有名氣的。

我不否認自己曾經有過掙扎,但一下子就過去了。因為,我問了自己兩個問題。我曾讀過這五所學校嗎;如果要我給她強烈的意見,根據的認識是什麼?

在她提出申請時,我早已經知道她心中的第一志願;如果現在推翻這個想法,我自己真正的心態又是什麼?

然後,我很清楚地看見,只要我肯真實面對自己,真主意就能真商量。

﹝中國時報 浮世繪版 蔡穎卿專欄 2008.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