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給昨天的閱讀課


照片中的燉牛肚是我們昨天閱讀課的午餐,雖然很香,但因為心岱姐準備了很多資料,內容又很吸引人,所以大家到一點才用餐。我很想聽課,但必需工作,與燕玲在樓上做事時,心還是受著心岱姐的講題吸引,分著心思在聽,又很想去看PPT裡的圖、很想參加大家的討論。

聽到有位學員問起玄奘去印度這麼長的時間要如何維生,我從挑空的二樓書房直接回答了這個疑問。因我去年曾重看梁啟超的「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還記得一、二。但這本書沒有放在工作室,回家後才找出來。

在分論一,人的專史的第六章,專傳的作法中就舉孔子傳與玄奘傳為例。我摘錄下一些內容與昨天上課的朋友分享,以補自己雜亂的插話:

 

那時印度風行一種學術辨論會,很像中國打擂台。許多闊人、國王、大地主,常常募款做這類事,若是請的大師打勝了,就引為極榮譽的事,長到幾個月。…………..像這種精神,玄奘是很豐富的。他是佛教大乘法相宗,不錯;但做學問卻大公無我,什麼都學,所以才能夠成就他的偉大。

 

太宗聽見玄奘到了京,特地回來,和他在洛陽見面。他從二月六日起,就從事翻譯佛經,一直到龍朔三年十月止,沒有一天休息。開首四年,住長安弘福寺;以後………………。二十年之久,譯了七十三部,一千三百三十卷佛經。一直到臨死前二十七天才擱筆。

 

自古至今,不但中國人譯外國書沒有人比他多,比他好,就是拿全世界的人來比較,譯書最多的恐怕也沒有人在他之上………。

 

這本書是1926年到27年梁啟超在清華學校演講的講義。我很喜歡看這一類的書,並不是為了要學如何修史,而是從專家做學問的方法中可以了解什麼是清楚的邏輯架構與有效的工作方法。比如說這段話對我就很有用:        

凡做一專傳,無論如何,必先擬定著述的目的,治好全篇的綱領,然後跟著做去;一個綱領中,又個分為若干部。先有綱領,全篇的精神才可集中到一點,一切資料才有歸宿的地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