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給「安家之歌」的照片〈一〉

書進入編輯的階段,最痛苦的事莫過於該放多少照片、照片的尺寸如何才適度、照片印出來之後又會有多大的色差?

但這一次,我似乎放鬆一些了。我想到,雖然不是每一個讀者都會上部落格,但至少,我可以有一個可以補上照片的機會。

這張照片是台南家的露台往屋裡望去的角度,在天氣好的晚上,我們有時候會在戶外用餐。記得余安邦老師一家來過夜時,我們也在這張桌上夜飲,聽他們的寶貝兒子引吭高歌。天冷的時候,屋裡屋外的對照最是美好。

我喜歡從這個角度望向屋裡,那些光與溫度會使我落淚。我太小就離家,所以每碰到溫暖或溫柔的事物總愛下淚,這就是我在自序中的心境

p11──從此之後,一個家庭所散發出來的光源成了我最嚮往的追求。它的柔和及調配,彷彿成了我估量一個家庭是否豐富、心靈是否滿足的指標。

p56─我就是超級瑪利亞
有一次跟美玲〈鄧美玲〉寫信,說起自己這一生的幾個“志願”──開餐廳、開安親班、當管家。她回信告訴我,除了餐廳之外,其他兩樣她都做過了,我聽完真是羨慕。

我覺得美玲跟我都很有「母性」與「妻性」,在帶著孩子做家事的時候,我心裡也偷偷地希望,有一天她們能把這樣趣味的心帶到自己的家庭裡去。

p60

看完這兩張照片,鄭主編跟亭麟說:「這不像在家裡吃飯,太漂亮了!」我很冤枉地回答:「是在家裡吃飯,就是這樣啊!」我想,是我在「廚房之歌」裡說的那種「辦家家酒」的心情,總讓人覺得我的飲食生活與現實不大合拍,而我卻覺得理所當然。
其實,這桌面上有哪一樣東西特別呢?我只不過把喝茶的杯子拿來當餐具、食物與餐具的顏色又剛好讓人覺得明朗愉快而已。

我還是覺得,這樣的生活並不難,我們缺的或許只是歡喜的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