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負

阿財與我們在台南的工地碰面後一起去高鐵站準備回家,我們用機器購票,但他去買愛心票。我突然想起從第一次見到阿財,他腿雖不方便但雙手卻總是搬抬著巨大笨重、各式各樣的不銹鋼具,我看得膽戰心驚,問他要不要幫忙,阿財卻搖頭揮手地對我說:「沒問題!習慣了!」

問題、沒問題,就這樣,阿財沒日沒夜地努力趕工,不只養家活口還有了自己的工廠。我們也是那個喜歡他,卻常常以工作相逼的人之一,但阿財非常體諒,只要做到我們的工作,他總對Eric說:「我知道!我知道!大嫂就是東西一定要做得美啦。」

有一次在工地,木工想跟我商量個簡省的方法,剛好阿財也來丈量他負責的尺寸好相配合,他一聽木工所言,在我還沒開口前就對木工先生輕吼說:「你不要怕麻煩,她要的就是東西做得漂亮,你就……」我聽著在一旁駭笑,突然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相識的時候,我常看到阿財工作時會不斷用雙手挪動他的右腿,不只調整出一個他可以順利工作的姿態,似乎也在緩解某一種疼痛,直到那天在高鐵,他才在無意中告訴我們說,他現在從這裡走到不遠處的大廳,腳也會很痛。
 

腿的不便,並不是天生的,而是當兵修車時後面一位同袍不小心讓車子爆衝,把他的腿給碾廢了。
 

很好了!已經很好了!」小我十六歲的阿財說:「像我這樣的人可以娶妻生子〈他有三個小壯丁〉還可以一點一點賺錢、存錢開自己的小工廠,很好了,很好了!」他說自己十二歲就開始打工,幫人家養馬照顧牧場,什麼工作都肯做,就是不肯閒著;雖然家境非常差,但看得出來阿財對人的窮與富有一種從經驗而來、不卑不亢的見解。
 

財以技術為本位,因此我跟他談工作總是很輕鬆簡潔,可是有一天,我發現我在說什麼,阿財似乎都反應不過來,連最簡單的尺寸也完全記不清,我對著表面看起來精神很不錯的阿財問道:「你昨天趕工到幾點?」阿財說四點,的確證實了我的觀察沒錯,他已經累到頭腦都不清楚了;我要他回去,說我會把尺寸確認後再傳給他,因為不是太複雜的工作,我想我還能代勞。
 

天看著阿財走去買愛心票的時候,我奇怪為什麼這兩年來,我幾乎已忘掉他行動上的不方便,我想是因為他總是這麼努力,又這麼滿足感謝於因努力而擁有的一切,他使我想起一句話

心智成熟的人,最明顯的特徵是有過人的適應能力。他永遠不會覺得生活虧負了他。

被命運、生活或人事虧負的感覺,誰沒有過呢?不只有,也許我們還拿大量的時間來討論這樣的埋怨與心情。
我真高興自己曾經讀過這句話,更高興因為認識阿財,我對「心智成熟」有了非得自己經營、生命厚度才能蓄積的實證;「真我」果然不是尋找出來的,而是用生活創造與刻劃而成的。

〈照片是阿財在我工作室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