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們不再相見

18歲在成大與惠蘋相遇時,沒有想過我們在人間的友誼只能維持32年多。 有一次,忘了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我們一起學了「若我們不再相見」這首詩歌,平靜安寧。我並沒有問惠蘋,這是不是她第一次聽到這詩歌,但當時,我記得了這詩的大半。

若我們不再相見,在這人世間 當顛沛的人生路已到盡頭

有個奇妙的聚會處,在天庭高處 就在生命大河流經之處

在那裡玫瑰花永遠吐豔,生離死別也不再演

若我們不能再相見於這人世間 必能相見在那生命河邊

清晨知道惠蘋離開的消息,我試著要做點事,但心裡空空的;剛剛,想起了這首詩,再次靜靜聆聽時,心中得到了安慰,

知道惠蘋去的地方是
玫瑰花永遠吐豔,生離死別也不再演 的地方,我覺得受安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