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園遊會〈三〉快樂總舖師

從愛買回到活動中心,孩子們開始動手準備隔天園遊會需要的備料。雖然有八組人,但我們總共只有兩個水槽可以用,條件不足時在工作中彼此協調格外重要,我常常跑到水槽邊告訴孩子們該如何輪流,也在必要時幫他們一些小忙。
 因為設備有限,所以有些攤位以「美貌」與「趣味」取勝,他們把台北小廚師烤的麵包切條現場煎熱,讓手工精巧的小朋友用三明治紙與麻繩包得漂漂亮亮,再配上一小盒自己可以搖出的手工奶油,一套一套賣出。




繪餅干很精彩,起司辣椒餅干與巧克力黑胡椒餅干雖是事先在台北烤好的,但手繪的部份卻只經過口頭討論,完全沒有試做過。當Alex帶小朋友以巧克力和糖霜開始創作,一個個精彩有趣的圖繪似乎未經思索就脫手而出,我心裡又浮起畢卡索的話:「每個孩子都是藝術家,長大了卻未必。」為什麼長大了卻未必?這中間倒底哪些事情改變了?




飲料的部份由國三的品瑄帶小朋友一手包辦,他們的新鮮水果茶與棉花糖熱巧克力考慮了顏色的搭配與味道的調和,品瑄跟我討論水果切塊的大小時,我看到她思考事情的想法很週到。隔組的石頭湯也很精彩,煮成的湯果然因為料好有愛心而非常美味。










我帶的組別負責蔥燒豬肉捲和照燒雞排,小廚師拿著對他們來說一點都不輕的肉槌一片片慢慢拍、斷筋拍薄之後再捲上切成細長絲的蔥,先煎香再醬煮,雞排則反過來操作,先醬煮再煎香;事實上是,孩子恨不得每道食物的製作手續更繁複些,他們都是能幹的小廚師,一回生、二回熟,第三回之後就完全顯露小小總舖師的大將之風。





 

小廚師的大將之風在堯堯帶頭的豆腐素燒這組中盡顯風度,我看到他們一盤盤炒出的蔬菜,色澤如此到位,心裡訝異著自己只不過在傳授時輕輕交待,孩子們竟然能在短短的練習之下端出這麼像樣的成品,我感覺「執著」是非常重要的理由,他們不只想把東西做出來,還想把食物保持在最好的狀態,因此,我們也為了如何符合這個理想而商量好幾次。







 

沙拉組由小米粉帶領,因為水的支援非常不夠,洗切沙拉並不方便,但小米粉帶著孩子耐心地一件、一件完成。油醋與千島醬的調製也在一雙雙小小手中攪勻和味,帶著孩子拍肉時,我無意間抬頭,看到不遠處孩子正凝神把醬料細致地裝到小小夾鏈袋,那如臨大敵的嚴肅神情引我發笑!這一天中央山脈下的碧雲莊空氣冷冷的,但孩子在工作中迅速移動的身影與凝神專注的表情都使得活動中心自有暖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