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

我指著店裡的一個柚木兩層點心架對跟小米粉說:「小米粉,你相信我們買這個架子的商場已經嚴重燒毀坍塌了嗎?」小米粉嚇呆了,她望著我,一時無言。

泰國的動亂,看似暫時平靜了下來,但那屬於泰國的溫柔詳和,怕是短時間或再也無可尋回了。

1987年,我第一次造訪泰國,以泰銖50元買回的玻璃罐,現在還日日陪著我喝咖啡。我曾用它給Eric泡魚露辣椒,後來又拿來裝兩色方糖。

1996年再度去曼谷之後,我沒有想過會前前後後待了將近七年,那七年,我坐在右側的駕駛座上,把曼谷的街街巷巷弄得一清二楚,只為好好生活、靜心了解曼谷。

說來幸運,我曾經在心裡讚美長的好看的大樓,在我橫衝直撞的大膽與好奇中,全都如願地客居暫借住過了。我甚至為曼谷寫了一本從未出版的小書;在心裡,我已留過與天使之城美好的相遇。

所有的事物都脆弱,特別是需要一個都不漏的心意才能成全的事與物,更脆弱;像詳和、安全與信任。

去年十二月,我曾在回曼谷時,帶小米粉一起回東方飯店去上課。小米粉的烹飪技術應該不很需要上這樣的課,但我想要她了解並體會泰國人能不停從生活取材、創作的直覺與美感。

那可紀念的幾天離我們的記憶都不遠,但我們的足跡曾踩踏的幾個地區卻據說已是滿目瘡痍。

再過幾個月,全世界的耶誕樹又要再度張燈結綵來妝點街景,曼谷疲憊的心,可趕得上今年佳節腳步的慢慢靠近?

小米粉很用功  回飯店後馬上跟我討論功課

這是小米粉跟Abby的寢宮 , 我不懂的是,  他們倆為何整天都窩在隔壁我們的房間裡.